悠然静雅
——黄宾虹专题

黄宾虹是一位大器晚成的画家。他的山水画创作道路,经历了师古人、师造化和融合古人造化形成独创风格三个阶段,分别以六十岁和七十岁为分界期。积笔墨数十重、层层深厚,是黄宾虹山水画最显著的特点。从继承和创新的角度来看,从黄宾虹的画中可以发现古代某家笔法的影子,但又不完全是仿古人。

悠然静雅

黄宾虹《秋林图》简介

8474fbddca42d79e77c63861.jpg

黄宾虹《秋山图》

        《秋林图》山峦重叠,林木扶疏,云雾缭绕。近景为山坡,坡上古松苍郁,山路曲折盘旋于上。坡旁房屋错落有致,园后有四角亭,一人在亭中端坐。左侧湖面有两只帆船顺风急驶于雨山之间,远岫或浓或淡,隐约可见。画中右上有作者跋:“鸟啄霜华颂伐柯,满山红叶貌如酡。年来一味尊平淡,偏爱秋林着色多。”“大涵住黄山,所作诗画,余于燕市见之,此以江行山色写其大意。丁亥八十四叟宾虹。”

        名 称:《秋林图》 

  作 者:黄宾虹 

  创作时间:现代 

  尺 寸:纵122.8 厘米,横48.8 厘米 

  材 料:纸本,设色 

  收 藏: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详细]

黄宾虹《湖山晴霭》简介

2003-10-19huangbinhong001.jpg

黄宾虹《湖山晴霭》

         这是黄宾虹描绘江南秀丽景色的佳作。他一反常用的重墨画法,先以淋漓的水墨任意泼写,然后因势利导,随机应变,用花青勾勒皴擦,再以淡赭色作适当铺垫,使之色墨交融,浑然一片,传神般地呈现出江南晴霭胜景。

[详细]

黄宾虹《拟孙雪居笔意》简介

2003-10-19huangbinhong004.jpg

黄宾虹《拟孙雪居笔意》

        这幅作于黄宾虹八十六岁时的佳作,是他绘画风格从清逸疏朗向浑厚华滋演 变的发展过程。此图虽取材于常见的自然景色,然树木朦胧苍翠,山石深秀葳蕤,屋宇相叠有致,呈一派生意盎然的气象。技法上,以斑驳凝练的墨线勾勒山石树木的形质,再用湿笔晕染;尤其是着色,已从渍墨法发展到渍色画法。色渍漫溢、流彩飞扬,使色墨浑然一体,加上那几笔淡墨勾勒而成的远山,以渍色铺垫,具有一种超越视觉的美感。画中点景人物精致准确,形态生动,起到了“画眼”的效果。这种以情定景,以情写景的艺术处理手法,令山水意蕴的生命散发出大自然无限的活力。

[详细]

黄宾虹《雨过去犹湿》简介

2003-10-19huangbinhong006.jpg

黄宾虹《雨过去犹湿》

        此画描绘的是山村野渡的景致,几丛小树,几重山石,几间茅舍,独木桥横 卧两岸。两位山野逸人在坡坪上热切交谈,一条溪涧直贯画中,悄然无声地向远处流去。那几笔浓淡相间似随意抹成的浮云,呈现出雨后初晴的神奇妙境。黄宾虹画雨景堪称高手。他画雨景,既有雨中之景,又有雨后之景,亦有雨后初晴之阴山,更有深山夜色之雨景。此画用他那纯熟的积墨、破墨、淡墨诸法,任意泼泻。再以花青、淡赭色作为适当铺设,使之浓淡相宜,色墨交融,浑然一片,传神般地传达出“雨过云犹湿,平桥水乱流。莫言风浪急,野岸有渔舟”的溪山晴霭的动人境界。

[详细]

润含春雨,干裂秋风

        近代中国画坛,风尚“西体中用”;然而以中国画传统之功,走出传统之藩篱,并为中国画的现代转换创出一片新天地者,百年来当首推黄宾虹先生。

        黄宾虹,名质,字朴存,号予向,1865年1月27日生于浙江省金华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幼随蒙师学习四书五经,在国学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0岁时,曾随父亲游杭州,遇元代大画家王蒙山水立轴,辄欣喜不已,借用临摹,初于传统笔墨魅力上有所体会。随后,拜乡间画家陈春帆学画,研习画理画法。20岁后,曾多次赴安徽歙县、江苏扬州、等地,求观当地大族所藏古代书画。当他的见识既多之时,他的眼力也越来越高。遂得知学书学画,必须先取法乎上,汲精用弘;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陶冶襟怀,增阔见识;至天人合一,得道明法之时,方可物物而不累于物,立象尽意,得其环中。

       黄宾虹对于传统,曾遍临宋、元、明、清各代大家如董源、巨然、范宽、李唐、黄公望、王蒙、倪云林、沈周、文征明等人的精品佳作,尤于倪瓒、渐江、髡残、石涛处得益最多,尚言:“集众善之妙法,成一己之面目。”所谓“集众善之妙法”,我以为只是黄宾虹创新方法论中的一法;而除此法之外,他还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为创新重要的课程。因此他曾饱游雁荡、黄山、巴蜀、秦川,得写生稿数以万计。终于,到晚年时,黄宾虹形成了惟恍惟惚、似与不似、如锥画砂、干湿淋漓、似传统尤现代的个人风格。

        老子《道德经》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在中国画中,要达到这种“惟恍惟惚,其中有象”的境界,不仅要物物而不累于物,使山、水、树、石由具象上升为意象,并处理好笔墨语言之虚实、干湿、浓淡、收放、聚散等关系问题;而且,还要使形与言、言与意三方面自然地统一于一个过程,以便在自然面前,能应目会心,应会感神,并在创作时含道映物,神超理得,臻于恍惚又得于物象。黄宾虹的成功处,正在于他能通过读书、沃游,领悟透了道的精义;再以道运心,以心运笔,着眼虚实燥润,于层层叠叠处取得恍惚,征得物象。

<[详细]

《双星辉映:齐白石、黄宾虹册页、信札、诗稿作品集》前言

      有着数千年发展历史的中国画艺术,几经递嬗演变,已成为世界艺术之林的乔木奇葩。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与“中华文化之花”的中国画艺术,日益在人类的精神与文化生活中发挥着良好的作用。回顾历史,重温传统,关注艺术本体,研究现当代,并探讨中国画的未来发展道路,正是中国画研究院义不容辞的责任和理应肩负的学术使命,同时,也是每一位热爱中国传统艺术的人士的共同祈望。有鉴于此,我们经过反复考量,策划并组织了“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拟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不同维度对20 世纪的中国画艺术进行一次新的审读,并试图提供一组观摩研究文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工作。

  “20 世纪中国画名家作品系列观摩活动”由六项内容组成,约在三年内完成,每项活动都有展览、研讨会、画册出版等内容。“双星辉映——齐白石、黄宾虹册页、信札、诗稿作品展”是该系列活动的第二项展览,它的成功举办标志着我院学术工作的继续拓展。齐白石、黄宾虹对现代中国画坛影响深远。齐白石的绘画,以花卉草虫为大宗,他在人物画与山水画方面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齐白石兼工笔、写意两种作风,画面简练传神,充盈着人情味和幽默感。齐白石的绘画散发出浓郁的生活气息,表现出健康、欢乐与自足的生命力,与传统文人画那种超脱避世、超然物外的审美追求形成鲜明的对比,因而获得了广泛的认同。黄宾虹沿传统之路而行,他经历了师古人、师造化以及将传统与造化融合为一的过程,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面目。美术界对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家的研究,应该说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研究工作仍有深化、细化的必要。本次活动聚焦两位大家的册页、信札与诗稿,册页属于“小品”范畴,但是我们认为,一件绘画作品价值的高低与画幅的大小没有必然联系。而且,画家们习惯于在册页上信笔挥洒,以这种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更加富有天机与生趣。从信札与诗稿中,我们可以管窥两位画家深厚的文化修养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当然,这批珍贵信札与诗稿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画家的书法造诣,这也值得今人悉心揣摩。

  以独特的视角审视20世纪的中国画巨匠,既是为了总结过去、反思历史,更是想借此来探寻中国画未来的发展道路[详细]

慧眼卓识 凌云健笔——黄宾虹书法艺术刍议

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上,黄宾虹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画家。其黑、密、厚、重的画风、浑厚华滋的笔墨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几十年来,黄宾虹的绘画一直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并逐渐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影响着当今中国画坛。

  黄宾虹的绘画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效应已显示出来,而其艺术价值的显现,又是全方位的。除其山水画外,花鸟画也境界不凡,书法成就更不能等闲视之;他还有着自己的画学理论建构;其金石篆刻、文字学、考古学也颇有建树。黄宾虹的确是一位“不能仅以画史目之”的学者型艺术家。

  笔墨是黄宾虹绘画外在形态和内在价值的集中体现,正如他所言“画中三昧,舍笔墨无由参悟。明慧之人,得其偏纰,已可称尊作佛”[1]。笔墨观念与笔墨实践是贯穿黄宾虹平生绘画艺术始终的内容,是其思与行的统一和执着。但是,黄宾虹很少单纯地就笔墨论笔墨,将笔墨孤立起来。在他的大量文献和谈话中,莫不言及书法对笔墨的实际功用,而言绘画用笔、笔法时,又莫不和书法、书体相并论,直言用笔根柢本自书法。就是单纯论墨法时,他也强调墨法本于笔法,笔法又本于书法,至理相通。关于书法与笔墨、书法与笔法、书法与画法的言论,在黄宾虹的许多文论、谈话、题跋中随处可见。他晚年总结的“平、圆、留、重、变”五字用笔理论,就是来源于书法。

  书法对黄宾虹来说,有着独特的实际意义,是其笔墨和画法的“源头活水”。黄宾虹对书法之于文人写意绘画的基础性强调和实践操作,几乎伴随其一生。没有人像黄宾虹那样,积极主动地将书法原理运用于绘画,并取得如此高的现实效果。可以说,黄宾虹的绘画是建立在书法基础之上的楼阁,它的稳固和高度关乎书法。

[详细]

朴质而悠远,大气而恬静。境界悠远,心境悠远。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