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千载
——刘知白先生专题

刘知白(1915—2003)原名庭坦。号白云、如莲老人、老藤、野竹翁等。在近八十年的绘画途程中,刘知白先生上涉宋元,下及明清,潜心于传统近七十年。晚年以造化为师,在自然中印证传统,将古法化为己用,终臻随心所欲之大境。

国有知白而吾不知,是可愧也。
白云千载

刘知白 《方壶遗韵》 简介

 

a4dba95a431b2b753fee6e762027c41f.jpg

作者:刘知白
类别:绘画
尺寸:95×33cm

题识:如莲老人指痕,丁己。
印文:白云、刘知白印
作品于2011年7月27日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第15期精品拍卖会 上拍出

[详细]
唯酬勤报痴、犒劳谢真耳。

刘知白《三友图》简介

 

8bc9ea1ea6d84ee24ad13d9850aaf740.jpg8bc9ea1ea6d84ee24ad13d9850aaf740.jpg


作者:刘知白
类别:绘画
尺寸:69×46cm

钤印:镏大白云(白文)
款识:三友图。白云。

作品于2006年1月8日在舍得拍卖(北京)有限公司2006年迎春书画拍卖会上拍出

[详细]
贵州山水对刘知白有很大影响

刘知白 《群峰争秀》 简介

 
f010c791e69604987f60cd5c65ad7b6d.jpg
作者:刘知白
类别:绘画
尺寸:133×66cm
款识:群峰竞秀。凤阳白云写于思静室,年七十又一。
印文:白云、刘知白印
作品于2008年12月5日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08年秋季拍卖会上拍出
[详细]

刘知白 夜山月明 简介

a449987f1ac69ee6740e928a2d0bfcdf.jpg

作者:刘知白

类别:绘画

尺寸:138×69cm

题识:凤阳白云写时年七十。
钤印:白云

作品于2011年7月27日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第15期精品拍卖会上拍出。

[详细]

王惠:黔山真味 ——贵州山水与刘知白的泼墨

        对于已故的山水画家刘知白,我们都不陌生。自本世纪初冯其庸先生在《美术观察》介绍了他的艺术以来,画坛始识其人其画,大家一面惊叹于其非凡的艺术成就,更惊讶于在当今的信息时代,竟可令一代大师沉默许久。可以说,刘知白不仅是一个画家,他更是一种发人深省的文化现象。在有生的88年间,他心无旁骛地沉浸于山水画的研习与创作,上承传统,下启新法,创立了泼墨大写意山水的新画法,既继承了传统文化的精髓,也因其形式的创新而给我们提供了崭新的视觉经验,并在一定程度上为当下陷于焦虑之中的中国画人提供了新的文化自信。

        一

        中国山水画史上凡开章之巨手,必善写一地风物于笔下。刘知白的艺术成就亦离不开他客居五十余年的黔中胜景。贵州地处大西南,地貌独特,山高林密,谷幽壑深,风景雄朴而绮丽。加之该地气候湿润,风云变幻莫测,四时之间,清景尽彰;一日之内,阴晴无定。由于地僻山深,与外界较少沟通,一直鲜有人识。

        刘知白于1949年客居贵州之际,他已经是一位非常老练的山水画家了。青年时代在苏州美专的学习经历、在苏州顾家[2]的过云楼对古画的广泛接触和研究、流亡之际各地风物入眼入胸,都令他的心胸与笔下之景发生了微妙变化。而他在贵阳一住五十余载,日复一日地写照黔山,在黔山风雨的启迪之下创立了前无古人的泼墨大写意山水画法,可以说,是独特的黔山成就了他的艺术,也铸炼了他艰辛而传奇的一生。像一簇坚韧的小草,在严酷的风霜中依然傲然挺立,并焕发出动人的生命之美。刘知白在贵州度过了生命的大部分时光,也为贵州这块神奇的土地留下了一个艺术家默默耕耘的足迹。

        上世纪70年代初被下放到洗马山区的两载,是刘知白艺术历程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也是他完全融进黔中山水的历史契机。近两年的农村生活,先生除每周日在家为当地农民免费针灸、送药(自采草药)疗疾外,每日早出晚归,足迹踏遍了洗马的山山水水。幼子维时、维阳常随父进山,年幼的他们虽不知父亲因何对这满目青山如此眷顾,但在心里也对父亲的写写画画充满[详细]

陈绶祥:知白画序

         刘知白老人,号如莲。生于安徽凤阳,后定居贵州贵阳,行年八十余。老人名不见经传,于我亦无半面之谋,今令我为文者,缘其画也。老人生于殷实之家,然自幼即超然物外。未及弱冠,即有“独看梅花瘦,玉骨纯洁色”之句咏志。时科举已废,诗书无用,祖辈颇以为寒酸而无奈,遂能自主入苏州美专,师顾彦平先生习中国画,颇受赏识。既长,逢国乱家离,经世道沧桑。处水火,尝艰辛,蓬迹萍踪;携家口,操百业,举步唯艰。唯心存一念,自信书画之缘而情有独钟,虽未能时时砺笔展纸,却善于处处静观默察。有时万念俱灰,心画犹存,数十年结郁于心。精诚如此,果前缘也。

         半世飘零,倦鸟难还,举家迁居于贵阳。鬻画治印、写碑临贴,聊以生计。世事沉浮,求生艰难;携妇哺雏,含辛茹苦。老人仍将起落荣辱置之度外。与世无争,与画有情,任天知命,平淡自然。

         年过花甲,幸遇升平,始能尽情作画。一笔在手,百感交集,涛涌心底,风生面前。昔日耳濡目染,夙思夜梦,今化作眼界身手,笔云墨烟。不厌桑榆之晚,尤恋无限夕晖。临东篱,倚南窗,自寻笔中世界,墨里乾坤。渐省得元人高古,习得明人变化,真情率性,了于笔端,平和宁静,蕴于画底。如此又二十载矣,笔笔墨墨之内,几多风风雨雨,劳累困顿之中,几多欢娱探求,皆化成平平淡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人皆言传老人为人处世温厚平和,起居有序、萧适淡泊,喜闲静独处而自得其乐。数年前得睹老人画集,深感画如其人,册中山水小品数幅尤为精巧,有妙不可言之处。

         岂料老人近作又得一变,笔墨气象,一扫昔日风貌而突兀拔起,厚积薄染、咀险含奇。 尺幅之中,显方寸之华美,点画之内,溶神采之追求。吾为之所感,转思老人生命航程,深信天道至公,唯酬勤报痴、犒劳谢真耳。故而为文,遥为老人寿,兼以自砺砺人。

[详细]

白云千载——刘知白先生的水墨艺术

        时光荏苒,不觉中刘知白先生(1915—2003)已经仙逝8年了。5年前我有幸一睹先生手泽真迹,叹为观止,心中顿生愧意,与李可染先生当年见黄秋园作品后的感慨相似,国有知白而吾不知,是可愧也。

        这些年知白先生的笔墨图像每每在脑中萦回,总想写些什么去捕捉这种感受,但又不知从何处落笔,一如先生晚年的泼墨,恍兮惚兮,其中有象,但又难以言说。

        想到知白先生在20世纪中国画史上的贡献,就总有两位大师的身影出现,一位是中国的黄宾虹,一位却是19世纪法国的大雕塑家罗丹。知白先生与黄宾虹先生的共同之处,是在于他们都是中国水墨传统的最后守望者,一是坚守传统,一是面向自然,研习传统而不泥古,面向生活而非写实,精研古法而孜孜创新,最终达于内心真实与笔墨语言的融为一体,书画即人生,笔墨即生命。区别之处则在于黄宾虹先生坚持中国画的笔墨系统并回归自然,而知白先生晚年的泼墨山水,则发展了中国传统画史中一向不为史家所重的泼墨传统,走向了主观心象的表达和内心情感的抒发,其画中的物象几欲不能辨识,而在视觉形象的丰厚朴茂方面,则达到了一个苍茫寥廓的世界,我想称之为心象山水。在这一意义上,知白先生与罗丹相近,即他已经站在了传统与现代的临界点上,预示了新世纪中国水墨转向抽象与表现的历史趋势。只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实验水墨一路画家,更多地是从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求变法路径,反而忽略了从中国传统水墨内部寻找创新基点,遂使实验水墨的创新之路,受到西化的批评。

        1946年,在与僧理岩的信中,黄宾虹曾说:我邦画者不习书法,不观古今名迹,不读前人名论著作之书,不友海内外通人以扩闻见,而以展览欺愚蒙众,高值骇吓富豪,此颜习斋大儒所谓‘诗、文、书、画,天下四蠹,诚痛乎其言也。知白先生的创新之路,是建立在对传统数十年如一日的研习基础上的,是20世纪绝大多数中国画家所走过的道路。从苏州美专时期追随顾彦平先生学习山水画起,他就建立了对传统绘画与典籍的持久研究,这其中,心随手摹大家作品,体会其中的品格画韵,使知白先生的作品浸透了纯正笃厚的[详细]

坚强的知白先生

知白先生的一生,虽然困苦颠沛,但不改其青云之志,他在20世纪这样一个极度动荡与生活困难的时代里,在一个西方文化强势进入的文化环境中,与一大批优秀的中国画家一道,孜孜于中国画的守成与创新,成为了中国画传统的最后守望者和新世纪创新的前行者。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