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公望的心境
——《富春山居图》鉴赏

在“元四家”中,若论对后代山水画发展影响最深广的,无疑是黄公望。他年资最高,直接受教于赵孟頫,从五代荆浩、关仝及北宋李成启学,所以画的品格极高。元代画家开始以纸为画本,赵孟頫的《水村图》已见干笔皴擦,元画灵动松秀的笔墨已然初具,而黄公望享年85岁,至其晚年则纸本水墨的技法已经炉火纯青。其《富春山居图》,可以说是代表其晚年风格的经典之作。

完整的《富春山居图》更美
黄公望的心境

王耀庭:《富春山居图》前世今生

        名画闹双胞,是常有的事,再加一段凄惨的火烧故事,将画一分为二,又有真真假假的争辩,这么富有传奇性,最有名的就是台北故宫两卷黄公望(1269-1354)的《富春山居图》。

《江南通志》载:元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道人,本常熟陆氏,少丧父,母依永嘉黄氏,遂因其姓。成书于黄公望生前的钟嗣成《录鬼簿》(上、下二卷,大约成书于元至顺元年,约公元1330年)又记:其父年九旬方立嗣,见子久乃云,‘黄公望子久矣!’随着母亲改嫁,连姓氏名号的来路,典出有故都这么有趣。

        真假两件,真者一卷题款: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暇日于南楼援笔写成此卷。通称无用师卷。另一卷被认为是仿本的题款:子明隐君,将归钱塘,需画山居景,图此为别,大痴道人公望,至元戊寅秋。通称子明卷。两卷为了区分就用受赠人来命题。

        闹双胞,从乾隆十年(1745)冬天起,臣工进呈黄子久《山居图》(子明卷)时,乾隆已经读过沈德潜呈给他的诗集中,关于《山居图》的题记诗文,认为这(子明卷)是黄公望的真迹。于是常相随左右,随时题跋,一题再题,一共五十五则,最后在画最前隔水上,以宣誓的口吻写道: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乾隆帝书画收藏,论千计万,同样的誓言,只有在天下第一行书的王羲之《快雪时晴帖》上,同样的大作文章,也是题到不能再题,也是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难怪乾隆皇帝封此卷为画中兰亭。翌年丙寅(1746)冬天,又得到无用师卷。虽然,乾隆皇帝不肯认错,但是,他觉得是张好的赝作,也就一并和子明卷,藏在紫禁城里的画禅室了。

        乾隆皇帝金口圣言,收藏在宫中,也无人敢闻问争辩,就这样相安无事保藏在宫中。现在,也有人深庆乾隆皇帝看走了眼,只命令他的文学侍从梁师正在无用师卷上写了一段文字,让无用师卷保持了原来的清净面目,不像其他的书画,总有乾隆的御题。

        故宫开放以后,1935年,子明卷被选送到英国伦敦的中国国际艺术展览会,这又代表了当时故宫执事同人的意见。1936年吴昌硕为金城临摹的无用师卷题引首。金城[详细]

凝聚民族力量

罗清:《富春山居图》为何如此有分量?

        我们知道,《富春山居图》是元四家之一黄公望79岁时画赠好友无用师的手卷,是他晚年成熟期的巨作,笔法精炼劲健,墨韵层次丰厚,构图繁简适中,是一件看似一气呵成的水墨长卷。以黄氏当时的绘画经验与功力而言,少则五日,长则十日,不出一月,必可画完此卷。

  然他一拖3年,却一直没有急于完成。不过,画好的部分已是精彩绝伦,照人眼目,无用师忧心该卷遭人巧取豪夺,请求黄氏先在卷尾空白处题款相赠。照理说,黄氏在题跋后,应该顺手将全卷画完,了却此桩赠画心愿。然从字句上看来,作者丝毫没有乘势画完的意思,反而表达今后要慢慢“逐渐填札”,不断修补,显示了“长期抗战”的决心。从目前的资料看来,此画前后创作的时日,至少长达4年以上,有人甚至认为超过7年,小小一卷纯水墨、无设色的手卷,居然要耗费如此长的时间,实在令人费解。

  在此图问世之前,除了大幅壁画之外,没有任何一张或一卷画的创作时间需要如此之长。无论再大再长的作品,只要图稿完成,就一定可以按部就班地制作下去,一年半载,必可完成。清朝康乾时代的各种御制图卷,都比《富春山居图》冗长复杂得多,其制作的时间最长也不过三四年而已。《富春山居图》可谓绘画艺术史上创作时间最长的作品。

  黄氏之所以需要如此长的创作时间来完成该画,问题不在于“外在”创作环境与绘画技术,而在于“内在”美学目标及思考模式的发展与转变。为了解读该画所传达出来的划时代的艺术意义,我们必须将该图放在艺术史承先启后的脉络中,观察其思考模式与绘画语言之间如何互动,找出二者之间的文法关系,从而确认该画的美学主旨与艺术特色。

  我们知道魏晋以来,文学创作多重直观,讲究天赋,才高八斗的名家必须文不加点,一挥而就。“横槊赋诗”、“倚马可待”的成语,“七步成诗”、“梦笔生花”的典故,都出现在此时。可是到了唐朝以后,因沈约《四声谱》的影响,写作风气为之一变,大家开始讲究音韵节奏的呼应与完美,诗文反复修改,大行其道。墨彩绘画亦复如此,隋唐两宋在画法上,无论工笔、写意,粉本有无,多半先用浓墨,勾勒霸定轮廓,然后再加皴染;或是纵笔泼墨,意在笔先,顷刻而成[详细]

了解《富春山居图》的历史

《富春山居图》简介

《富春山居图》是元朝画家黄公望的作品,是黄公望为无用师所绘,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全图用墨淡雅,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墨色浓淡干湿并用,极富于变化,是黄公望的代表作,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明朝末年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吴洪裕极为喜爱此画,甚至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险在吴洪裕的侄子从火中抢救出,但此时画已被烧成一大一小两段。前段称《剩山图》,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段较长称《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2011年5月18日,《剩山图》点交仪式在京举办,于6月1日在台北故宫与《无用师卷》合展。

  作品简介

7ac880514bbc821142a75be1.jpg

历史背景

  《富春山居图》,始画于至正七年(1347),于至正十年完成。

 

  虽黄公望晚年定居今富阳市境内,但画卷内容对比宽敞平坦的"富阳江"和山峰峻奇峡谷雄伟的"桐庐江",就可得知,富春山居图所画内容约80%在桐庐境内富春江的景色,20%为富阳的景色.

 

  《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72岁时为无用师[1]所绘,用三、四年时间才画成,画面表现出秀润淡雅的风貌,气度不凡,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是黄公望的代表作。

 

  明朝末年富春山居图传到收藏家吴洪裕手中,吴洪裕极为喜爱此画,每天不思茶饭的观赏临摹。甚至在临死前下令将此画焚烧殉葬,幸被吴洪裕的侄子及时从火中抢救出,但此时画已被烧成一大一小两段,前段较小,称“剩山图”;后段画幅较长,称“无用师卷”。

乾隆年间,一幅富春山居图被征入宫,乾隆皇帝爱不释手,但在隔年又一幅[详细]

《富春山居图》“合璧 ”:完整的画像一首交响曲

        富春山居图》的重要转折都和庚寅年有关,公元1350年黄公望在画上落款、1650年遭火劫烧成两段,及去年台北故宫与浙江博物馆决定在台北故宫合璧展出时,正好都是庚寅年。他说,黄公望创作时年逾八十岁,历练通达,画作上大量的留白,融合老庄有无相生的哲学,是东方艺术不同西方画作很特殊的一点。黄公望不仅是画一幅画,而是把富春江的人文、历史都画进去了,透过笔下功力,把外在风景与内在心事完美迭合在一起,成为丰富的人文记忆。

        合璧让山脉水源都有了头绪

        浙江省博物馆前段《剩山图》来台湾展出,得以和台北故宫收藏的后段合璧观看。两段焚烧分割以来,这是360年来第一次可以整体讨论作者全卷的构图章法。《富春山居图》烧成两截,前段名为《剩山图》,由浙江省博物馆典藏,后段为《无用师卷》,被蒋介石带到台北故宫珍藏,两卷首度合璧展出实在难得,连当年遍寻此图的乾隆皇都没这个福气。他说,《富春山居图》具有不可抗拒的魔力,凡是和它接触过,都为它如痴如醉,就连乾隆皇帝都为它着迷。

        台北故宫收藏的《富春山居图》开头一段是一带丘陵,大约只占画面一半高度。一幅长达近七百公分的巨幅长卷,从这样低矮的丘陵开始,结构上有点不合理。丘陵上端还有一抹淡墨渲染的远山,也开始得有点没头没脑。因此,浙江博物馆收藏的烧断的前段来了,连接起来,《富春山居图》长卷也才有了真正结构上的完整性,山脉水源就都有了头绪。

        浙江省博馆的《富春山居图》正是顺治7年吴问卿火殉烧断的最前段部分。烧断的前段原作,被吴贞度从火中抢出,重新装裱,剩下51.4公分,上下也有残毁,高度剩余31.8公分,这一段残卷的开头,被重新装裱,命名为《剩山图》,卖给了书画鉴藏名家吴其贞。虽然只拥有烧断的一小部分,吴其贞还是觉得满意极了,他也觉得这小小尺幅,一丘一壑,结构上完整,可以独立欣赏,完全看不出是烧焦后的残余。后来,吴其贞命名的《剩山图》在康熙年间转到了王廷宾手中。同治、光绪年间,再转手一位姓陈的收藏家。1938年成为画家吴湖[详细]

《富春山居图》的意义

《富春山居图》不是繁华喧闹的世俗风情画,而是闲淡洒脱的山水长卷。更令后人为之着迷的是,它以清逸超凡的笔调,勾勒了中国文人内心隐匿的心灵家园,中国文人自古的清高,内心渴望与世无争的超脱境界。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