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画廊最新个展“写生”即将开幕

字号:

   

前言

 

  我记得,马克·坦西(Marc Tansey)有一幅画,表现的是一个汽车轮子飞起来的情景,一个女画家正在对这个“事故的瞬间”进行写生。在女画家的画板的前方,作为现实描绘对象的轮子悬在空中,就像人体模特一样一动不动,让人想起电影中的画面定格。

  我们可以把这张画看成是在开“写生”的玩笑,但通过这个玩笑,“写生”也就成为了一个观念。描绘一个现实中不可能有的写生场面,很像马克坦西这位“新形象派”画家一贯的做法,由他制造的这场“交通意外”,使他不怎么费力就获得了他所要的戏剧性效果。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在中国正统的艺术表述中,“写生”一般指的是绘画在面对真实对象时的技术训练,是“客观描绘”的代名词。写生固然非学院独有,但它属于学院的语境,只不过被排除在学院式的当代艺术教学之外。对于“当代艺术”以及“当代艺术教育”来说,写生等于“传统”和“现实主义”的温床。

 

  改写写生历史的应该是刘小东,他的不断努力赋予了写生以新的面貌和身份,使它能够和当代艺术中的其他现象一样被讨论,被从新的角度重新提及。这片被点燃了的湿草,开始呈现燎原之势。它从学院出来,却没有再回到学院,它的定义和样貌自然也发生了改变。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回到写生和将写生作为观念来使用,两种情况貌似相同却又有细微的差别,特别是当作为观念来使用的一方也是以写实的手法来处理对象时,它就不同于纯粹以写实为目的的写生。区分它们时我们不仅需要重新确立“写生”的概念,同时也需要了解艺术家的一贯态度。

 

  “写生”作为本次展览的标题,暗示着与展览的内在命题之间处于形似的关系,对应着从典型的真写生到非典型的假写生之间的观念跨度。我们在“真写生”当中看到的是试图恢复绘画本能的一种观念,在“假写生”当中看到的是通过“写生”来激活其他的另一种观念。艺术家处于能够不同程度碰触到“写生”的两端,不求追求的一致,但求拒绝的相同。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我们试图从“写生”的基本动作——即“活的描绘”——去发掘不同观念下的不同结果,因此人们所看到的将不会是向“写生”的一般定义的靠拢,而是从它那里出发的对新的疆域的拓展,是出征而非回师。

 

  我们理解,“写”就是要有动感,具有草书般的气势,而速度却是隐藏起来的。今天的“写”本质上就是要在沉思的前提下保持鲜活,但不会局限于中国传统画法中的意笔之“写”。在这里,“写”并不一定需要通过笔,它可以是任何一种能到达事物之身的动作,甚至是一道目光。“生”就是对象,视域之内的一切事物皆可成为对象,无论它是静物般的小物件还是似动非动的大自然。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艺术家也许比马克坦西走得更远,他们已不满足于提取对象中的各种物理上的可能,而是将创作行为融入到了对象中,让自身发挥着明显的中介作用。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展览空间

  就因为这样,“写生”在这里看起来就容易被说成是指鹿为马。要想不被这么说,唯一的做法就是老老实实地在对象前支起一个画架。我们的艺术家的的确确就这么做了,他们面前有画布、画架和对象,不过他们还做了别的。总是不满足于已有的,总是要对它加加减减,这应该就是当代艺术最容易被理解的地方吧。写生这件事,只要我们不抱成见,它就可以是任何一种样子。“写”和“生”既可拆开,合在一起也可以做新的理解。

 

  陈侗

  2018年5月25日完成

  部分展览作品

  

曹雨CaoYu_画布130408-130809Canvas130408-130809_2013_a
曹雨CaoYu_画布130408-130809Canvas130408-130809_2013_a
陈立民CLM_海螺 Seashell_水彩纸本 watercolor on paper_50x50cm_2017
陈立民CLM_海螺 Seashell_水彩纸本 watercolor on paper_50x50cm_2017
郭海强GHQ_2017.6.07_木板油画 oil on wood_80x100cm_2017
郭海强GHQ_2017.6.07_木板油画 oil on wood_80x100cm_2017
厉槟源LBY_东海岸线(朝鲜半岛)_录像截图 video_40×50cm_2018(较早的版本)
厉槟源LBY_东海岸线(朝鲜半岛)_录像截图 video_40×50cm_2018(较早的版本)
闫冰-白桦1-油画
闫冰-白桦1-油画
苑瑗YY_粉衣服
苑瑗YY_粉衣服

上一篇:《萧和国画艺术展》将在北京恭王府博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