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美育的根本,正是对生活的爱

字号:

 丰子恺:美育的根本,正是对生活的爱

  丰子恺:美育的根本,正是对生活的爱

  丰子恺先生著述丰厚。《西洋画派十二讲》是他专谈西方美术的一部著作,其中有五讲专论印象派,占全书近半篇幅。近期有出版社将此五讲重新编辑,搭配行文中提及的各种名画,结集为《如何看懂印象派》一书。

  丰子恺的作品素来简练清晰,这在本书中亦充分体现。印象派可细分为印象派、新印象派(点描派)和后期印象派。丰子恺细缕分析,由时代背景入手,阐释文化思潮的变化,而后具体介绍流派的产生与发展,重点论述几位代表性画家及其作品,既突出画派本身的共性特征,又着重刻画画家本身的个性特点。很明显,这样的写作方式很接地气,即便是艺术的门外汉也能轻松地登堂入室。

  这种浅显看似简单,实则建立在严谨求实的基础之上。“印象派”一词产生于1874年,莫奈的画作《印象:日出》招致批评者的讥嘲,在反对派的眼里,这幅雾水茫茫的日出景象看上去凌乱不堪,然而以马奈、莫奈为代表的一批先锋画家却公然与传统画派分庭抗礼,干脆以“印象派”命名己身。传统画派都是在画室里闭门构思,而印象派对光与色彩的追求简直如痴如狂。丰子恺将印象派称为“光的史诗”,除了详细分析马奈《草地上的午餐》、莫奈《草垛》《睡莲》等作品外,更是花了许多精力认真研究德国科学家赫尔姆霍茨的《色调的感觉》和《生理学的科学》、法国化学家谢弗勒《色彩及其在工艺美术上的应用》等的相关论著,先生做学问的态度堪为后辈楷模。

  印象派的一些绘画手法受到了技术进步的影响,丰子恺推崇艺术对于新科技的吸纳,然而他并不是“唯科学论”的机械主义者。丰子恺肯定了新印象派在点描技巧上对于色彩理论的发展,同时又以独到的视角,批评点描派为了追求色彩而丢弃艺术价值的做法,称之为“印象主义的途穷”。比起技术的革新,先生始终更关怀“生命的真实”,所以他称赞后期印象派是西洋画界中的最大革命,因为这一画派“开始注意画家主观内心的表现了”。丰子恺评价凡·高“不是"生"的摹写,乃是与"生"同等价值的”,评价高更“已经洗净一切智巧的属性的兴味”“极度的纯真中表现感情”,通过这些热烈的词句,我们可以触摸到丰子恺的内心。丰子恺美育的根本,正是他对生活的至爱深情,对生命的虔敬尊重。

  丰子恺授业于李叔同先生,而李叔同曾从学于蔡元培先生。蔡元培十分重视美育,他认为“文化进步的国民,既然实施科学教育,尤要普及美术教育”。属于中国的启蒙时代,便是在先生们的努力下,在东西方的交汇中,渐渐显现出光亮和色彩。

 

上一篇:美术生为什么就业难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