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秋艺术市场的五个头条

字号:

   每年秋天,艺术市场都会在经历夏乏之后恢复元气。自九月中旬开始,各家画廊年度最重磅展览纷纷揭幕,随后,伦敦、巴黎以及上海的艺博会也将一一登场。每年艺术市场的黄金季在十一月中旬的纽约秋拍期间达到高潮,秋拍也成为了接下来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站的晴雨表。

  艺术市场的秋季大战即将打响,除了一波又一波的画廊展览以及接连登场的艺博会和拍卖之外,Artsy 梳理了本季五个不容错过的关键热点。

  更多遗产拍卖

  

爱德华·霍普,《杂碎》,1929。图片致谢佳士得
爱德华·霍普,《杂碎》,1929。图片致谢佳士得

  大卫·和佩吉洛克菲勒收藏(David and Peggy Rockefeller Collection)在佳士得以8.326亿美元成交的“世纪拍卖”才刚刚过去几个月,在即将到来的秋拍上,佳士得力争再创佳绩,将拍卖同样令人赞叹的巴尼·爱比斯华斯(Barney Ebsworth)收藏。这位西雅图藏家的藏品是公认的最了不起的美国艺术收藏之一。爱比斯华斯在今年四月离世,他生前的五件藏品被捐赠给当地的西雅图美术馆,六件捐给位于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两家机构分别获得一幅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的杰作——《黑色、白色和蓝色》(1930)以及《音乐——粉红和蓝色一号》(1918)。

 

  据报道,另一件原本准备捐赠给美术馆的作品是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1929年创作的《杂碎》(Chop Suey)。这幅画描绘了两位戴着圆帽的女士正在一家中餐厅内等待食物的场景,是二十世纪美国艺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西雅图大都会》杂志2007年11月刊一篇对爱比斯华斯的人物特写中,曾提到霍普的《杂碎》是藏家准备捐赠给西雅图美术馆的作品之一,但作品最终被藏家遗赠给了家人。之后,佳士得成功建议他的家人把这幅霍普一并列入拍卖清单。

  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部门的主管萨拉·弗里德兰德(Sara Friedlander)在与 Artsy 的采访中介绍道,“在我们的拍卖提案中,《杂碎》必将是整场拍卖的核心拍品,这是让私人藏家和艺术机构都会觊觎的作品。”

  近年来,遗产拍卖的例子不断增加。2016年11月,苏富比(微博)为斯蒂文与安·艾姆士夫妇(Steven and Ann Ames)的藏品举行了拍卖,从这对夫妇的收藏中挑选出二十五幅画作参加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最终以1.228亿美元成交(超出了一亿美元的担保价)。在今年的战后艺术品拍卖中,苏富比将拍卖已故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理事会成员大卫·泰格(David Teiger)的收藏,此次拍卖成交额预计将超过一亿美元。

  弗里德兰德说道,“对于我们来说,要全力争取优质的藏品。这些作品不是你在艺博会上看到的那些一再出现的库存,它们是极少出现在市场上的杰作。”

  贵价艺术家遗作成为市场焦点

  

 

  斯图尔特·戴维斯,《没有女人的男人》草图(Study for “Men Without Women”),1932。@斯图尔特·戴维斯遗产委员会/VAGA 授权,纽约。图片致谢 Kasmin 画廊,纽约

  近年来,已故艺术家的遗作越来越受到市场的追捧,竞争十分激烈。画廊逐渐意识到市场不仅青睐炙手可热的年轻艺术家,过去那些被市场忽视的佳作也开始走俏。今年九月,Hauser&Wirth 画廊将在纽约市中心的空间举办巴西艺术家丽吉亚·佩普(Lygia Pape)的展览,位于切尔西的 Matthew Marks 画廊正展出艺术家安妮·特鲁伊特(Anne Truitt)的作品,而位于第十大道和西27街的 Kasmin 画廊正展出三位已故艺术家的作品,分别是罗马尼亚雕塑家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李·克拉斯纳(Lee Krasner)以及美国现代派艺术家斯图尔特·戴维斯(Stuart Davis),戴维斯的遗作近期刚刚被画廊收之麾下。

  策划了这场题为“粗线条:斯图尔特·戴维斯的黑白作品”(Lines Thicken: Stuart Davis in Black & White,9月13日开幕)的展览的画廊总监劳拉·李斯特(Laura Lester)认为,“对于戴维斯的作品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与以往的定位不同,他的作品如今在切尔西的画廊与相邻画廊的当代艺术作品同时展出。”

  戴维斯的作品充满能量、热情奔放,常常被视为波普艺术的先驱。但李斯特在选择戴维斯作品时考虑的是与画廊现有作品的风格是否匹配,因此,她选择戴维斯遗作中黑白系列的极简纸上绘画。李斯特的这一策略与伦敦维多利亚·米罗(Victoria Miro)画廊将已故艺术家的作品与当代创作同时展出的做法如出一辙,后者将已故艺术家米尔顿·艾弗里(Milton Avery)的作品带到当代艺术博览会上,并让艾弗里的作品与当代艺术创作相互呼应。

  市场中的“肝胆相照”

  在今年四月,卓纳画廊的创始人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在《纽约时报》在柏林召集的一场讨论会上提到:像卓纳这样业绩稳健的大画廊应该承担更多的艺博会展位费,以分担小画廊的生存压力。

  用卓纳的话说,“这样的做法有点像征税的策略,你若赚得多,就多交点税。”佩斯画廊的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与独立艺术博览会(Independent Art Fair)的创始人伊丽莎白·迪(Elizabeth Dee)也在讨论的现场,他们听到卓纳的想法后都积极表态支持。

  不久之后,艺博会的管理层决定试行浮动的展位收费标准。9月3日,巴塞尔艺术展宣布从2019年开始,旗下所有的艺博会将实行浮动的展位费标准,计划在2020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完成过渡。明年开始,瑞士站的费用开始调整,25平米的小展位只需支付760瑞士法郎(约778美金)每平米的展位费,而124平米的大展位支付905瑞士法郎(约927美金)每平米的费用。弗里兹艺博会也紧随其后,第二天就宣布了他们的调价策略,从新设立的洛杉矶站开始调整收费标准:215英尺的展位每平方英尺的价格为38.50美元,而861英尺的展位则收取每平方英尺88.5美元。

  同样,每年十月中旬在巴黎举办的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Fair)也在9月6日宣布了新的收费标准:博览会将降低小型展位的费用,价格降低5%后每平方米收取550欧元,而较大面积的展位费用将上升2.2%,达到每平方米650欧元。在 FIAC 宣布新的收费标准时,负责人珍妮弗·弗莱(Jennifer Flay)说道:“在未来,我们必须花费更多努力整体促进画廊的竞争力和发展。”

  国际上颇有影响力的艺博会纷纷主动出击,迅速调整已经成型的收费标准来支持画廊的发展。正如弗里兹艺博会的总监维多利亚·西达尔(Victoria Siddall)所希望的,为参加艺博会的画廊减轻难以承受的财务压力。

  在与《艺术新闻》的采访中,西达尔表示:“各个艺博会都不约而同地在讨论展位的收费问题,画廊也很关注这个话题。很高兴能够看到巴塞尔已经付诸行动。随着这种方式渐渐成为常规,这对不同规模画廊的发展都会更有益。”

  赵无极作品有望再破价格记录

  

 

  赵无极与贝聿铭于1976年的合影。摄影: Franc?oise Marquet? Franc?oise Marquet。图片致谢苏富比

  2013年4月,华裔艺术家赵无极逝世,留下了过去几十年中旅居法国、瑞士时所创作的作品。赵无极在欧洲生活期间曾与胡安·米罗(Joan Miró)和阿尔伯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结为好友。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赵无极去世时,他的作品售价在100万至200万美元。

  如今,2017年苏富比的报告显示该年赵无极作品的拍卖总价为1.56亿美元。2018年,赵无极已出售的作品总价值超过1.35亿美元,而艺术家作品的市场仍在不断攀升。

  苏富比亚洲现代艺术部门的主管张嘉珍(Vinci Chang)认为,赵无极作品的售价足以让他与“西方艺术大师相提并论”。

  2013年10月,苏富比香港举办成立40周年拍卖会,拍卖上有五件赵无极的作品打破了之前200万美金的价格记录,其中两件作品的成交价超过1000万美金。

  到了2017年,赵无极已经成为少数作品售价持续突破2000万美金的艺术家。去年十月,一幅赵无极的画作以2590万美元成交;今年三月,另一幅作品在香港保利拍卖以2330万美元成交;而在五月的佳士得香港拍卖上,又有一幅赵无极的作品以2260万美元成交。

  

 

  赵无极1985年创作的《1985年6月至10月》在新加坡莱佛士购物中心。@赵无极基金会。图片致谢苏富比

  然而,赵无极作品的成交价有望再创新高。苏富比香港宣布为艺术大师生前创作的最大尺幅的三联画《1985年6月至10月》(Juin-Octobre 1985,1985)举行拍卖,预计成交价为4500万美元。如果交易达成,这将是拍卖行在亚洲地区售出的最昂贵的作品。这幅杰作由建筑师贝聿铭先生委托创作,在新加坡的莱佛士购物中心里进行展示。赵无极生前创作了二十幅大型三联画,目前,只剩下十幅在私人藏家手中,《1985年6月至10月》便是其一。

  即使拍卖行大多是在香港以外的地点出售赵无极的作品(2008年,赵无极的作品仅以15万7千美元的价格在纽约成交,自此之后,他的作品再没有出现在纽约的拍卖上),他的作品目前所达到的价格区间将为艺术家带来更广泛的声誉。

  张嘉珍指出:“毫不夸张地说,赵无极是屈指可数的几位获得国际知名度的中国现代派艺术家之一。”

  白立方画廊进军曼哈顿

  

 

  翠西·艾敏,《我最心爱的小鸟》(My Favourite Little Bird),2010。图片致谢白立方画廊

  2015年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期间,传言伦敦最有影响力的画廊之一——白立方(White Cube)在统领欧洲市场多年之后即将进军美国,将在纽约开设新的展览空间。经过几年的筹备,2018年5月,这家画廊巨头在上东区设立了办公室;两个月之后,白立方从苏富比挖走曾经出任安迪·沃霍尔博物馆馆长的埃里克·希纳(Eric Shiner),希纳即将成为白立方的艺术总监。目前,白立方在纽约还没有“白立方”展厅,只有一间靠近麦迪逊大道、位于东62街一座大楼内的办事处。但画廊的纽约据点与它的国际同行近在咫尺,豪瑟沃斯画廊、卓纳画廊以及莱维·格瑞画廊的空间都在附近,而稍往北走就是高古轩的所在地。

  翻开白立方的展览名册,你能找到许多轰动一时的重要展览,包括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展览,以及近期刚刚加入白立方的艺术家傅丹(Danh Vo)。傅丹以往会在附近的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 Gallery)举办展览。扎堆在上东区的画廊,是时候打起精神了。

上一篇:拍卖高端市场稳步增长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阅读推荐更多>>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

  艺术还是刻意,前卫还是低俗,当越来越多的雕塑出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