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发现了一块具有史料价值的南宋残碑

字号:

   近日,临海文物爱好者老王在台州府城巾山西麓千佛塔后面的工地废弃泥中捡拾瓷片时发现了一块宋碑残石,出土的碑石经测,长50厘米,宽33厘米,厚14厘米,青石质,隶书,字径约4厘米。

 
mXt0-fykiufe6506869.jpg
 
  临海市文物保护管理所负责人彭连生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拓片这块残碑。经临海市文物保护管理所仔细鉴定,该碑石为宋代报恩光孝寺遗存的碑刻。碑石历经838年,表面光洁,字口如新,从残存来看,碑石经过火焚而毁裂埋入土中,留存至今。
 
  据南宋《嘉定赤城志》寺院条记载,此碑为南宋淳熙六年三月由吴越王钱鏐后裔参政钱端礼建僧堂,寺僧立的尤守袤《僧堂记碑》。撰文是寺中长老命其徒了性持书於台州知军州事(知州)尤袤而记。查考志石与志文内容相符,全正文900余字,现残存50多字,成为临海隶书碑少见的一块,而碑石又为台州石刻世家王之才镌刻,刻工精良。
 
  宋碑残石的发掘者老王家住临海紫阳街,平时爱好收藏,因近阶段临海工地开发多,找到了不少地下零星古物。
 
  “作为残碑,藏品价值不高,但是史料价值是有的。从历史角度来讲,从出土残碑上能更加确认,唐宋时期台州报恩光孝禅寺遗址的大致范围。”彭连生介绍,“从书法史的角度来看,宋人的隶书承传唐人隶书的遗风,但宋人书风已渐飘洒,没有汉唐隶书的方硬遒劲,对唐宋隶书的发展和书法史的演变也有佐证作用。而且碑文书写者尤袤与杨万里、范成大、陆游合称南宋四家,留下的墨迹看都是一等一的精品。”

上一篇:误把柏木当金丝楠木他深夜拆了别人的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