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亿元沃霍尔领衔佳士得伦敦2018年当代艺术晚拍

字号:

   2018年伦敦艺术周进入到最为核心和关键的拍卖期,伦敦时间3月6日晚间佳士得迎来2018年度首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作为全球最值得关注的明星板块,继纽约拍场之后,全球重要的藏家都在聚焦于伦敦这个正在争夺第一阵地的专场。

  

佳士得伦敦2018年首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现场
佳士得伦敦2018年首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现场

  在全球首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晚拍中,佳士得伦敦依然十分有诚意的拿出艺术家的代表作,65件标的中囊括了安迪·沃霍尔、杰克逊·波洛克、弗朗西斯·培根以拍场新秀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等艺术家在内,顺利成交60件,成交率高达92.3%,斩获了137,495,750英镑,折合人民币为12.052亿元,这一成绩也创下欧洲市场有史以来战后及当代艺术成交金额最高的一场拍卖。

 

  

安迪·沃霍尔 《六个自画像》 2262.125万英镑
安迪·沃霍尔 《六个自画像》 2262.125万英镑

  其中,安迪·沃霍尔《Six Self Portraits》(六个自画像)在拍卖前就以估价待询吸引了全球的目光,最终是以2262.125万英镑顺利易主,折合人民币为1.98亿元,领衔本场拍卖。

 

  与此同时,本场拍卖中亦有4件超过1000万英镑的价格成交,在500-1000万英镑的区间内另有3件作品。包含上述标的物在内,全场超过15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1315万)的拍品有19件。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全场成交的60件拍品中,超过最高估价成交的拍品有25件,其他的多为估价内亦或是稍稍低于估价成交。

  

  2014-2018年度佳士得伦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成交额柱状图(数据来源:佳士得\制图:雅昌艺术网)

 

  作为2018年度的全球首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雅昌艺术网也统计了佳士得伦敦连续五年来该专场的成交情况,本专场1.37亿英镑的总成交额也创造了新高,甚至超出2017年同时期42.6%,但也正如目前艺术品市场所面临的调整一样,佳士得伦敦在这一板块的拍卖成绩并不稳定,起伏较大,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的单场成交总额均未超过1亿英镑,本场拍卖则凭借安迪·沃霍尔以及弗朗西斯·培根等人的作品,最终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战后及当代艺术板块的明星艺术家阵容
战后及当代艺术板块的明星艺术家阵容

  在西方艺术拍卖市场上,“战后及当代艺术”板块是对于1945年之后艺术家作品的统称,这个并不是美术史概念的定义因为超天价的纪录频频出现,已经被认为是超过“古典绘画”以及“印象派”的存在,尤其是从全球艺术市场交易份额上来看,在2008年前后,战后及当代艺术的成交总额首次超越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成为市场交易额的领先者。

 

  高价位方面更是如此,在最新统计的全球最贵艺术品TOP10中,战后及当代艺术板块就占据了其中6个席位,分别是3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雕塑作品、1件弗朗西斯·培根肖像画、1件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涂鸦作品、1件安迪·沃霍尔的作品等,其他4个席位则是1件达·芬奇、2件毕加索以及1件爱德华·蒙克的作品。

  所以才有了“战后猛于虎”的说法。

  

  佳士得伦敦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专场成交TOP10(数据来源:佳士得\制图:雅昌艺术网)

 

  就本场拍卖来看,在雅昌艺术网统计的成交前十中,仅有三位艺术家在世,分别是英国在世艺术家彼得·多伊格、德国波普艺术大师格哈德·里希特以及年轻的美国抽象画艺术家马克·布拉德福德。媒介方面则仅有路易斯·布尔乔亚一贯的大型蜘蛛雕塑作品进入榜单,其他均为架上绘画或者综合材料。

  

安迪·沃霍尔 (1928-1987)
安迪·沃霍尔 (1928-1987)

  诚如上文所言,战后及当代艺术作为全球艺术市场成交额最大的板块,安迪·沃霍尔是绝对的领军人物,全球范围内单件超过6000万美元成交的作品就有9件,这位波普艺术家的超高价作品也让他成为风口浪尖之人。

 

  在本场晚拍中就推出了两件安迪·沃霍尔的作品,一件是其完成于1986年,在他逝世的前一年作品《六个自画像》,六个不同颜色的安迪·沃霍尔的头部肖像作品,是一个私人藏家直接得自于画廊,在2014年度首次上拍,被现任委托方竞得,最终在拍卖现场是以2262.125万英镑成交,是本专场的最高价作品。

  

  安迪·沃霍尔 《Birth of Venus (After Botticelli)》(维纳斯的诞生) 遭遇流拍

 

  但是另外一件估价为450-650万英镑的安迪·沃霍尔作品《维纳斯的诞生》(Birth of Venus (After Botticelli))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安迪·沃霍尔被誉为消费时代的艺术神话,在艺术创作上他摒弃古典艺术,这幅波提切利之后的维纳斯的诞生就是典型例子。但是这件作品在拍卖现场遭遇流拍,同时也是为一件估价超过400万英镑流拍的作品。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Multiflavors》 1204.625万英镑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Multiflavors》 1204.625万英镑

  作为被安迪·沃霍尔一手捧红的艺术天才让·米歇尔·巴斯奎特,近年来在全球拍卖市场中也表现不俗,在本专场拍卖中,巴斯奎特创作于1982年的《Multiflavors》,估价为1000-1500万英镑,在拍卖现场最终是以1204.625万英镑成交。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1960-1928)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1960-1928)

  巴斯奎特被誉为是天才的涂鸦画家,在他23岁的时候,安迪·沃霍尔就助他登上了名声之巅,在拍卖场中他的单件作品成交价甚至超过了安迪·沃霍尔,2017年拍卖中,日本藏家前泽友作以1.105亿美元(折合7.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下巴斯奎特1982年作品《无题》,超过了安迪·沃霍尔1.045亿美元的《银色车祸(双重灾难)》,也是艺术界的“九位数俱乐部”(这个名单上的艺术家现有八位:达·芬奇、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培根、贾科梅蒂、蒙克、沃霍尔和巴斯奎特)。

 

  但是,巴斯奎特却在28岁那年死于药物过量,其艺术创作生涯仅为10年,这也使得其作品成为全球各大博物馆和私人藏家竞相追逐的对象。

  

彼得·多伊格  《Charley’s Space 》 1092.125万英镑
彼得·多伊格 《Charley’s Space 》 1092.125万英镑

  本专场中紧随其后的高价作品是来自于英国抽象绘画艺术家彼得·多伊格,其《Charley‘s Space》在当晚的拍卖中也掀起一个小高潮,估价为600-800万英镑,但最终是以超过千万英镑的1092.125万英镑成交,也是当晚为数不多超过最高估价成交的拍品。

 

  特纳奖得主彼得·多伊格的抽象绘画作品多为表现雪景,尤其是在童年时期移居到加拿大时期,此次上拍的这件作品,是彼得·多伊格创作于1991年,一直被艺术家精心保存,在2006年苏富比(微博)的一场慈善拍卖中才得以释出,由彼得·多伊格亲自捐赠,被现任委托方竞得之后再次上拍。

  

弗朗西斯?培根 (1909-1992)
弗朗西斯?培根 (1909-1992)
  弗朗西斯?培根 《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三幅肖像画习作)1000.875万英镑

 

  而在拍卖前就备受关注的弗朗西斯·培根的《Three Studies for a Portrait》(三幅肖像画习作),来自于一位建筑师的珍藏,是培根标志性构图的作品,在当晚的拍卖中是以1000.875万英镑顺利成交。这件作品是培根对经典电影《广岛之恋》中主演艾曼妞·丽娃(Emmanuelle Riva)的一绺秀发在一幕场景中垂落于脸部的致敬。

  尤为难得的是,这幅培根《三幅肖像画习作》由现在的藏家从1977年举办的展览直接购得,之后再未在公众场合出现过。

  

杰克逊·波洛克  《Number 21, 1950》  934.625万英镑
杰克逊·波洛克 《Number 21, 1950》 934.625万英镑

  另外一件近千万英镑成交的艺术家则是来自于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大师杰克逊·波洛克,其创作于1950年的《Number 21, 1950》在当晚的拍卖中以934.625万英镑成交。波洛克在完成这件作品创作之后,曾经在纽约、东京、新加坡等国家进行展览。

 

  波洛克作为战后美国代表艺术家,但在1956年时,年仅44岁的波洛克因为一场车祸不幸丧生,其经历也被搬上大荧幕,并获得过奥斯卡奖项。

  

“一刀成名”的极简艺术家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
“一刀成名”的极简艺术家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

  和安迪·沃霍尔备受争议一样,“一刀成名”的极简艺术家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虽然名字不被熟知,但相信多数人都看到过他的作品,在一张白纸上拿着美工刀划上几下,就拍出千万英镑的价格。

 

  

  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 《Concetto spaziale, Attese》 867.125万英镑

 

  

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 《Concetto spaziale》 89.675万英镑
Lucio Fontana (卢奇欧·封塔纳) 《Concetto spaziale》 89.675万英镑

  在当晚的专场中共推出了三件Lucio Fontana的作品,均得以成交,其中最高价作品就是其典型的“一刀成名”的作品,是其创作于1965年的《Concetto spaziale, Attese》,是以867.125万英镑成交。另外一件是艺术家在红色的油画部上拿着类似于剪刀的东西戳洞的作品《Concetto spaziale》,是以89.675万英镑成交;第三件则同样是其创作于1965年的作品《Concetto spaziale, Teatrino》是以46.75万英镑成交。

 

  

Alberto Burri (阿尔贝托·布里 )  《Ferro T》  585.875万英镑
Alberto Burri (阿尔贝托·布里 ) 《Ferro T》 585.875万英镑

  另外一位值得推荐的艺术家是来自于意大利的表现绘画大师Alberto Burri (阿尔贝托·布里 ),同时也是废物艺术品运动以及贫穷艺术的先锋艺术家,曾经为“二战”战俘的阿尔贝托·布里因为常年在狱中只能用简单的废弃物来创作。在当晚的拍卖中,其典型作品《Ferro T》是以585.875万英镑成交。

 

  

路易斯·布尔乔亚  《Spider III》 473.375万英镑
路易斯·布尔乔亚 《Spider III》 473.375万英镑

  作为女性艺术家的代表,路易斯·布尔乔亚以其典型的大蜘蛛雕塑作品被全球所熟知和关注,佳士得拍场内也曾经多次上拍其作品,在当晚的拍卖中其作品《Spider III》是以473.375万英镑成交,名列榜单第8位。

 

  

格哈德·里希特  《Venedig (Insel) (Venice (Island))》  439.625万英镑
格哈德·里希特 《Venedig (Insel) (Venice (Island))》 439.625万英镑

  另外两位在世的艺术家分别是格哈德·里希特和马克·布拉德福德,两位艺术家均在中国举办过大型艺术展(回顾展),其中里希特以德国波普艺术家的身份被大众熟知,其作品《Venedig (Insel) (Venice (Island))》在当晚的拍卖中是以439.625万英镑成交。

 

  

马克·布拉德福德  《Bear Running from the Shotgun》  383.375万英镑
马克·布拉德福德 《Bear Running from the Shotgun》 383.375万英镑

  因为身高2米以上而被误认为篮球运动员的马克·布拉德福德活跃于美国,在当晚拍卖中,其作品《Bear Running from the Shotgun》以383.375万英镑成交,远超过与最高估价。

 

  

美国摄影师Robert Mapplethorpe(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8.75万英镑
美国摄影师Robert Mapplethorpe(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8.75万英镑

  除此之外,亦有一位值得关注的摄影师作品进入到当晚拍卖中,佳士得在本专场开端就推出了4件其摄影作品,并顺利拉启了当晚拍卖的小热潮,这位来自美国的摄影师是Robert Mapplethorpe(罗伯特·梅普尔索普),他以拍摄惊世骇俗的男性裸体以及黑白肖像和花卉而出名。在本专场拍卖中其4件摄影作品一共斩获40.62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高达357.175万元。

 

  

Donald judd(唐纳德·贾德) 《无题》 132.875万英镑
Donald judd(唐纳德·贾德) 《无题》 132.875万英镑

  美国艺术家Donald judd(唐纳德·贾德)以抽象几何雕塑作品而闻名,在拍卖市场上也受到关注,晚拍中,其综合材料作品《无题》估价仅为35-45万英镑,但最终是以132.875万英镑成交,也成为当晚拍卖中溢价率最高的作品。

 

  也正如开篇所言,纽约是战后及当代艺术创作和交易的绝对核心,伦敦虽然为紧随其后的城市,但从成交总额和高价作品来看,差距很大,例如具体派、伦敦画派等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远不如波普艺术中的二线艺术家的价格。但随之,我们也发现在艺术市场慢慢回归艺术史的过程中,这些差距在慢慢的缩小。

上一篇:佳士得开槌伦敦当代艺术拍卖季,沃霍尔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