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含春雨,干裂秋风

时间:2012-09-08 16:35:35  来源:网易  作者:刘星

        近代中国画坛,风尚“西体中用”;然而以中国画传统之功,走出传统之藩篱,并为中国画的现代转换创出一片新天地者,百年来当首推黄宾虹先生。

        黄宾虹,名质,字朴存,号予向,1865年1月27日生于浙江省金华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幼随蒙师学习四书五经,在国学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0岁时,曾随父亲游杭州,遇元代大画家王蒙山水立轴,辄欣喜不已,借用临摹,初于传统笔墨魅力上有所体会。随后,拜乡间画家陈春帆学画,研习画理画法。20岁后,曾多次赴安徽歙县、江苏扬州、等地,求观当地大族所藏古代书画。当他的见识既多之时,他的眼力也越来越高。遂得知学书学画,必须先取法乎上,汲精用弘;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陶冶襟怀,增阔见识;至天人合一,得道明法之时,方可物物而不累于物,立象尽意,得其环中。

       黄宾虹对于传统,曾遍临宋、元、明、清各代大家如董源、巨然、范宽、李唐、黄公望、王蒙、倪云林、沈周、文征明等人的精品佳作,尤于倪瓒、渐江、髡残、石涛处得益最多,尚言:“集众善之妙法,成一己之面目。”所谓“集众善之妙法”,我以为只是黄宾虹创新方法论中的一法;而除此法之外,他还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为创新重要的课程。因此他曾饱游雁荡、黄山、巴蜀、秦川,得写生稿数以万计。终于,到晚年时,黄宾虹形成了惟恍惟惚、似与不似、如锥画砂、干湿淋漓、似传统尤现代的个人风格。

        老子《道德经》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在中国画中,要达到这种“惟恍惟惚,其中有象”的境界,不仅要物物而不累于物,使山、水、树、石由具象上升为意象,并处理好笔墨语言之虚实、干湿、浓淡、收放、聚散等关系问题;而且,还要使形与言、言与意三方面自然地统一于一个过程,以便在自然面前,能应目会心,应会感神,并在创作时含道映物,神超理得,臻于恍惚又得于物象。黄宾虹的成功处,正在于他能通过读书、沃游,领悟透了道的精义;再以道运心,以心运笔,着眼虚实燥润,于层层叠叠处取得恍惚,征得物象。

        道既然是永恒的,那么就无所谓古今。既然无所谓古今,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中国画的传统达于它的现代形态——这就是我们从黄宾虹的成功经验中获得的启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