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与岳红谈创作:写作是一种信仰和修行

字号:

   近期,作家岳红的大型新丛书发布会即将拉开帷幕,发布会将登陆北京 ,曲阜 ,南京, 苏州 ,上海, 合肥 ,遵义, 深圳8个城市,跨时将长达三个月。新丛书包括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散文集《土豆的哲学》、散文集《今生重逢》、短语集《旁观》、诗集《那世的我》、短篇小说集《我吃的是草》共计六本。其中,短篇小说集《我吃的是草》由中国诗词楹联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散文集《土豆的哲学》、散文集《今生重逢》、短语集《旁观》、诗集《那世的我》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如果说生命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作家岳红在生命的历程中感悟生命的真谛,沉寂二十年反而成就了岳红对生命思考的顿悟。岳红这样说:这些文字是我一次心灵的旅行,旅程中我搭乘各种交通工具、经过各种道路,甚至有时是艰难跋涉披荆斩棘,就是试图为自己的心灵找到最后的归宿,事实上,最终我找到了!这是我最欣慰的事!

  在岳红的大型新丛书发布即将开幕之际,作家岳红接受了新浪当代艺术频道记者郑晓曦的采访:

  岳红(作家)

  江苏籍作家、诗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长期从事媒体工作,现居北京,致力于影视创作和佛教文化传播。

岳红新丛书

岳红新丛书

  新浪当代:岳红老师,您好,请您聊聊这次新丛书发布的作品内容是什么?

  岳红:这次丛书一共六本,一本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一本短篇小说集《我吃的是草》,一本诗集《那世的我》,两本散文集分别是《土豆的哲学》和《今生重逢》,一本语录绘本《旁观》。

  《不能说出来》描写一位身心受伤的女性因误杀继父踏上逃亡生涯,途中昏迷被误当作另一个与其长相酷似的女人送回家,从此以另一个女人的身份生活,后遭遇婚姻失败,独自带着儿子承受种种艰难,把儿子抚养长大,自己也在长久煎熬之后得到心灵信仰的救赎……

  《今生重逢》是我近些年来遇到的法师、老师、师兄、朋友等所感受到的温暖、感动及生命启迪的故事。

岳红新丛书

岳红新丛书

  《旁观》是一本短语集,是好多年来从另一种角度观察和思考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物体,以简短的语句表述出来的积累;每一种都由油画家张照会创作一幅画配上,试图做中国式绘本的试验,但装订方式没有按照我之前的要求,所以没达到预期。

  《那世的我》以古体和现代诗两种体材,从各种层面抒发心灵行走的声音,但最终都指向同一个灵魂归宿……

  《我吃的是草》是十六年前的一年间(就是2002年)写的短篇小说汇编,有的是根据当时的新闻事件构想而来,有的是对动物的悲悯思考,有的是则是听闻身边人讲述的故事加以虚构而成,我的目标是,每一篇都直指人性的终极处……

  《土豆的哲学》其实算不上文学创作,就像我在前言里所说:这是一本纯私人化纪录式写作,是真实记录土豆(我儿子的昵称)从幼儿到上大学的成长过程中发生的趣事,以及他从十二岁留学国外、我一个人独居国内的这些年,我们两之间的对话交流情境。我只是真诚地想分享一位单亲母亲对儿子成长过程的注视!

  新浪当代:您选择沉淀二十年才推出新的丛书,如果说,创作是一种思考的过程,那么,新的丛书体现了您的哪些思考过程?或者说,一位作家,诗人,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具备哪些思考?

  岳红:沉寂二十年是一种被迫!因为婚姻失败,我独自带着儿子要时刻提防和躲避骚扰,不得不“隐姓埋名”!不过这种沉寂的生活恰恰就是我非常喜欢的生活方式!只是躲到最后都不能正常工作,生活变得拮据,导致我和儿子度过了一段艰难时光,而当时我又不能让少不更事的儿子知道真实情况,他也不可能明白,所以我只能独自承受一切!但这种煎熬正好成全了我对人生乃至生命的思考!

  这二十年中,也还出版过几本书,但我自己没有做任何推介和说明。这次出版新书也不算是我的选择,是出版人的选择!出版人是一位书城的创始人,事业很成功,她非常喜欢我的文字,她说希望她把自己喜欢的文字介绍给更多的人,所以就不计经济后果地找出版社合作出版了这套书!

  作家或诗人,或者无论哪一种艺术创作者,不是要在创作过程中具备哪些思考,恰恰是创作本身是经过深刻思考的结果!但我认为,每一个创作者一定具备人文的终极的关怀,这种关怀一定会指向生命本身,因为创作就是一种信仰和修行。

  新浪当代:您的新丛书呈现了您的创作探索,那么,这些作品有哪些内在线索和联系?

  岳红:这套丛书在创作上没有什么新的探索,我觉得是在心灵上做了深入的探索,这也是这些作品的内在联系和线索。对于我来说,这些文字是我一次心灵的旅行,旅程中我搭乘各种交通工具、经过各种道路,甚至有时是艰难跋涉披荆斩棘,就是试图为自己的心灵找到最后的归宿,事实上,最终我找到了!这是我最欣慰的事!

  如果非要说在创作上有探索,可能就是那本《旁观》,我想把生活中逆向思考瞬间的灵光闪现记录下来,变成一种语录体,再由画家通过自己的理解去配上绘画,做了中国式成人绘本的探索。

  新浪当代:您的创作灵感来源是什么?

  岳红: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主要是感动!对生命的感动!我觉得人生很寂寥,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意才让人生变得温馨。所以我感动于一切温暖的生命和生命的温暖,并始终坚持有温度的创作。记下温暖的故事扩散温暖,记下寒凉的故事提醒自己和所有善良的人布施一点温暖……

  新浪当代:都说作家的作品是一种生活的感悟,那么,您认为您的人生经历对您的作品有哪些影响?

  岳红:所有的创作都是一种感悟!我的人生经历对我最大的帮助是为心灵找到出口!对我创作的影响就是所有的作品都有一个善意的结局,不管我最终有没有把它用文字写出来。

作家岳红

作家岳红

  新浪当代:您信奉佛教,那么,宗教信仰对您的创作都有哪些影响?

  岳红:是的,我是佛教徒。信仰佛教让我在创作过程中不纠结,思维变得开阔,语言不夸饰、不煽情,变得平静而真诚!

  但是我觉得信仰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心态,因为看透很多,所以凡事随缘!就比如这套书,出版人和很多的朋友说应该出版,那就出版吧;出版后,大家说需要你做一个活动,对此做一个说明,那我就参加活动简单说明一下,如果通过这些说明,能让我的文字给某个人或某些人一点温暖或轻松,我就倍感欣慰了;这些事结束了就结束了,我会立刻放 下、自在!不知道是不是现在流行的“佛系”!

  新浪当代:您长期从事媒体工作,这样的工作经历,对您的文字创作会产生哪些影响?

  岳红:从事媒体工作的经历对我的文字创作本身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至多也就是训练了我的电脑打字速度,

  但对我的小说构思有很大帮助!其实我是一个不会编故事的人,但因为做媒体工作接触的人和事都非常多,看到的、听到的故事都可以成为我小说的素材,但这仅限于没有网络的时代!现在不用了,打开网络,各种千奇百怪的故事,早已突破人类的想象力,所以人们不怎么看小说了,生活中已经够纷争了!

  新浪当代:您是一位女性作家,您的新丛书里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讲的是一位女性曲折的人生历程,那么,您认为女性作家的作品会有哪些独特性?

  岳红:我一直觉得文学创作是不带性别的,只需温暖和关怀!因为这温暖和关怀需要细腻,用这细腻去发现,而所有的发现都是缘于好奇。

  如果说非要给女性作家找独特性,应该是对这个世界的解剖和说明有女性特有的视角和方式。而我觉得自己的独特也不在这个方面,我觉得我是一个不会编故事的人,所以我的写作一直是情感的真实和真诚,因这真实和真诚才有了温度。《不能说出来》是由我个人类似经历而引发的想象,曲折的故事不全是我的,但深刻的感情全是我的,这些年一直不能说出来,最后通过一部长篇说了出来,我终于释然!

  而现在的我,更多的是感恩,对一切的感恩!

  新浪当代:都说艺术是相通的,您曾主编北京《美术焦点》等生活及艺术类报刊,也多次为艺术家撰写画展的前言,那么,美术与您的文学创作是否有一些共性的线索?

  岳红:我是一个有艺术情结的人。我主编的杂志都会想方设法开辟艺术专栏,不是我主编的刊物,我也会“百般讨好”说服主编开辟艺术专栏。直到后来真正主编了《美术焦点》总算不用诚惶诚恐、而是堂而皇之地直面艺术和艺术家了!

  其实我并不会写美术评论,也始终没有斗胆写过评论,你提到的我写过的画展前言都是不专业的,但是画家本人喜欢、我也自乐,所以皆大欢喜。

  美术与文学创作,确切地说,绘画和写作其实只是形式不同,内心深处的旅程是一样的!这就是共性的线索,心灵旅程抵达终点站时都想要或者是必须要表达!

  新浪当代: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人心难免浮躁,您认为什么样的文字作品才是好的,有价值的作品?

  岳红:快节奏的生活是社会发展的整体问题,每个个体若想摆脱这种高速运转需要舍弃很多东西,特别是对物质享受和名利的贪求,舍不下或得不到难免活得纠结或浮躁!所以人首先应该用心思考自己活在这世间所需要的东西究竟有多少?活着是为什么?

  因此,我个人认为:好的作品应该是温暖心灵的作品,有价值的作品应该是启发人类生命思考的作品。

上一篇:周旭君:中国新水墨作品展1978-2018是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阅读推荐更多>>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

  艺术还是刻意,前卫还是低俗,当越来越多的雕塑出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