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托尼·刘易斯中国首展于香港开幕

字号:

   Massimo De Carlo香港画廊很高兴呈现美国艺术家托尼·刘易斯在中国的首展--“Engine Insist Itself Nothing Short Etc。”。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托尼·刘易斯的艺术创作聚焦于符号学、语言和普遍性之间的关系,创造了一种在历史和自传之间不断变化的叙事。艺术家把石墨铅笔和纸作为媒介来追踪和创作抽象叙述、展示他对姿态概念思考,并呈现他对纯粹抽象的研究。

 

  在本次展览中,托尼·刘易斯将展出一组六幅大尺寸、色彩生动的绘画作品。格雷格石墨速记法是这组作品的主要形式和语言工具: 是约翰·罗伯特·格雷格于1888年发明的速记方式,它就像草书一样基于椭圆的图形和将它们一分为二的线条——这是美国最流行的使用笔的速记方法;尽管数字化导致它不再那么流行,但至今仍在被使用。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每件作品都意图模仿出机器所具有的坚固、精确和机械的性能。因为采用了格雷格速记法,使得作品中的语言形式被轻易地机械化,这些经由艺术家特别挑选过的文字也成为作品的语言基础。

 

  展期为 2018 年 11 月 1 日 至 2019 年 1 月 5 日,香港 Massimo de Carlo Gallery, 中环毕打行三楼。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新浪当代独家专访托尼·刘易斯:

 

  新浪当代:本次展览作品中的速记符号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还是随机的?

  托尼·刘易斯:这六个字并不随机,但在这些词义并不比格雷格速记里所录更重要。跟词义相关的唯一词型正与“引擎”不谋而合,巧合的是,第一幅画衍生出余下五幅作品。引擎显得重要,是因为它是这一系列的开端,我的兴趣点在于用机械化的形式或者简化的机械特征去创作。

  新浪当代:做为艺术家,您如何在个人主题和流行文化之间找到平衡?

  托尼·刘易斯:我不知道!我通常会在一段时间内喜欢做一件事,直到充分体验,然后才集中精力到别的目标上,以获得另一种动机。我承认我更关注古老的想法,如绘画,材料,艺术史,个人经验,以及差异与克制来构建绘画体系。我认为当代文化往往会在这些竞技场里去寻找自我。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新浪当代: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语言、书写、绘画被自动化的时候,你觉得艺术家能做点什么?

 

  托尼·刘易斯:我越来越害怕自己的创作方式过于模式化,但也欣慰我通过双手和身体影响到这个世界。我跟大部分人一样,把人工智能当做一种获得便利的形式,并不当成是物质来源和人性体现。我认为艺术创作与人类的互动与交流息息相关,我希望这也是人工智能所支持和推动的。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上一篇:人物专访:许永刚——四十不惑 任重道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阅读推荐更多>>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

  艺术还是刻意,前卫还是低俗,当越来越多的雕塑出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