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洪谷子: 此生丘壑是前缘

字号:

   

洪谷子接受记者采访
洪谷子接受记者采访

  周末艺术:您是怎么走上艺术道路的?

 

  洪谷子:说起来很好玩,我是解放前出生,家里人找了个算命先生,先生说这孩子出生后要把他的衣胞埋在东南方,用一块砚台压上去,砚台上再放一副鸡爪,这样小孩以后就可以吃笔墨饭了。家人就照做了,说来也很灵验,我这一生就从事画画,跟砚台为伴,为此我还专门刻了一枚印,“此生丘壑是前缘”。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三四年级把课本上画的全是水浒人物,语文书都画满了,老师很来气,把我的书撕掉了。那时候大家都觉得读书是正途。我有个邻居,比我高几届,在我家里看到我画的画,说你学这些有什么用啊,要学习文化,参加考试。他的成绩很好,后来考上北京轻工学院。但是我喜欢画画,没有办法放弃,每天放学做完功课都画。小学六年级时候临摹好多山水画,我那时候读老画家胡佩衡的书《山水入门》,临他的山水,还有傅抱石的《江山如此多娇》,好多邻居把我临的画贴在家里。那时候我们那里有个百货店,里面也卖字画。他店里有很多空白的中堂,老板知道我会画,让我给他画,画一幅四毛钱。那时候一个烧饼才四分钱,一个月伙食费才五六块钱。

  周末艺术:您是什么时候拜刘海粟为师的?

  洪谷子: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停课闹革命,1968 年我去了上海姑妈家。我姑妈家离刘海粟家很近,当时刘海粟是“牛鬼蛇神”。我就把我画的速写等带给他看,他感到很吃惊,说侬这个少年,这个时候还在学画画啊?但是我喜欢画画,舍不得放弃。当时他白天扫马路,晚上教我画画,我正式拜刘海粟为师。1985 年拍《沧海一粟》电视连续剧时,剧中恩师刘海粟因年岁已高,所以由我给他代笔作画。

  

《彩云一片过西江》 69cm×138cm
《彩云一片过西江》 69cm×138cm

  周末艺术:那您从学校毕业后就以画画为职业了吗?

 

  洪谷子:1969 年从学校毕业以后,我们好多同学分到全国各地劳动,我们这个班还不错,留在了南京。文革期间南京市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站,我那时分在工厂,被抽调去那里搞创作,画革命宣传画,创作作品参加市美展、全国美展。

  1976 年粉碎“四人帮”之后,文革结束,恢复了南京市文联,包括文联里的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摄影家协会、舞蹈家协会等,因为那时候每年我都在毛泽东思想宣传站搞创作,就把我从工厂调到南京市文联美术家协会,此后我就在美协工作。1990 年,江苏省美术馆要在市美术家协会调两个人过去,其中一个就是我。当时我在四川写生,档案被直接调到省美术馆。从拜海粟大师学画到现在有五十年,现在依旧创作不止,算是做了一辈子的笔墨工作。

  周末艺术:您还曾经赴中南海画画,能谈谈吗?

  洪谷子:为中南海画画是在 1998 年,我受文化部邀请为中南海作了一幅大画,就是《春江初雪》,表现富春江刚刚进入冬天,山是绿的,水是绿的,朦朦胧胧飘着雪,呈现江南初雪的景色,又带有春意盎然的绿意,还是比较创新的。此外,为人民大会堂创作了《万山红遍》大画,还替国务院台湾办公室画了一张大画,《长江三峡》,也为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画了一些画,所以这次北京之行是我艺术道路的重要一步,感到很荣幸,有机会受邀为国家效力。

  周末艺术:您崇拜的艺术家有哪些?

  洪谷子:我崇拜的艺术家比较多,有我的老师刘海粟、亚明,历史上五代后梁的荆浩,宋代的刘李马夏(刘松年、李唐、马远、夏圭),清初的石涛。

  周末艺术:五代时期画家荆浩,号洪谷子,您的名字和他有什么关系吗?您的名字有何寓意?

  洪谷子:山谷之子,大山的儿子,子也指做学问的人,我喜欢山水,画山水画,所以我是山谷的儿子,是做山谷学问的人。我原名叫洪维勤,谷子本来是艺名,因为邮局寄汇款来总是写洪谷子收,凭身份证无法领取,只能退回去重寄,所以在 20 年前到公安局申请,改名洪谷子。古代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不必忌也。唐代诗人张继写《枫桥夜泊》,清代也有个书法家张继,写 “ 月落乌啼霜满天 ”,落款张继,很多人一看便以为是唐代张继所写。

  周末艺术:是什么机缘触发您独创“冲墨山水”?

  洪谷子:1996 年,瑞中友好协会邀请我赴瑞士办画展,我带去的是西藏写生的作品,这次展很成功,受到了瑞士方方面面的重视,多家报纸登了我的采访、评论、作品。

  在瑞士期间,一个朋友的话对我触动很深,他问我,山是绿的,树也是绿的,怎么你的画是黑的。他是老外,我必须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他才能明白。我告诉他,下了雨之后,山都是黑乎乎的,树也是黑乎乎的,云气在山中缥缈,雨后云山,就像一幅水墨画。他就懂了。

  通过这件事,我感觉到中国画要吸收一点西方的东西,包括色彩。回来之后,通过无数次的实验,(实现)冲的效果,表现成一种西方的抽象性的东西在里面,用色,用墨,似有似无。艺术个性对于画家很重要。艺术如果没有个性,千人一面,艺术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春江秋艳》 138cm×69cm
《春江秋艳》 138cm×69cm

  山色翠浮空,云涌江东流。

 

  峰峦微雨后,万壑泉淙淙。

  回首巴陵路,山家云半中。

  无限凭高意,风雨任平生。

  ——洪谷子

上一篇:走进中国艺术大家“超基因主义绘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阅读推荐更多>>

进口雕塑何以成不受待

  艺术还是刻意,前卫还是低俗,当越来越多的雕塑出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