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程兴林书法新作:入古出新 豪逸洒宕

字号:

  

  程兴林。字一墨。祖籍四川,曾军旅14载,2007年转业至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2015年调入文化部中国国家画院。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原国家人社部书协秘书长。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艺术专业。

 

  兴林最擅长的书体是行书。行书兼具实用与审美,最得晋人“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的韵致。其用笔往往讲求中侧锋兼用,中锋为线,为内质与速度;侧锋为块,为外妍与表现。所以,在兴林的行书创作中,横竖多用中锋,撑持单字的整体框架;撇捺多用侧锋,丰富局部的点画表现,如此中侧锋配合,便做到了“文质彬彬,尽善尽美”。达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它需要书写者在创作时,有效把握字形的点画结构,并在行笔中保持对每个局部的异常敏感,通过不断地调整笔锋角度来达到书写效果。

  

崔道融 溪居行事尺寸23.5cm×30.5cm
崔道融 溪居行事尺寸23.5cm×30.5cm

  毛笔在纸上的运动,由于书写方向的调整和运行轨迹的多变,有时并不遵循汉字固有的笔画顺序而展开,由此发生单字内部结构的扭曲变形。兴林的很多作品,我们可以看到组合结构的单字左右或上下之间笔画的相互穿插或避让,形成了彼此呼应的阴阳向背。在这里,每个单字的内部基于笔画的摇曳而处于流动状态,字的重心也不断发生变化,上下或左右跳跃。同时,他的这种书写对于作品空间的切割也并非是规则而均衡的,而带有丰富的边缘形态,这表明兴林在结构处理上具有明确的构成意识,将书写空间切割为一种既区分又界定的秩序组合。

 

  

张谓 早梅 尺寸:23.5cm×30.5cm
张谓 早梅 尺寸:23.5cm×30.5cm

  兴林书写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存在大量的“字群结构”。“字群结构”是王羲之在书写草书时的创造,他时常把笔势扩至单字以外,一笔写出数字,突破了以单字为造型单位的书写方式,由此构成“字群结构”。兴林非常重视书写过程中“牵丝”的使用,他的笔势起伏迭宕,形态舒卷多姿,尤其是连笔的映带连绵,表现得洒脱肯定。上字书写结束后的连带波及到下字结构的虚实疏密,笔画会同时产生相应调整,使字势出现了“临时从宜”而“不主故常”的逸趣,极大地扩大了书写的表现力。加之“涨墨”和“飞白”的有效点缀,使作品呈现出一种丰富的节奏感和绘画性。

 

  

张旭 山行留客 尺寸22cm×32cm
张旭 山行留客 尺寸22cm×32cm

  在当代,书法成为寄托个人情感的艺术样式。它是书写者用来认识、理解和表达自我的方式,同时标识着书写者对于外在世界的一种态度。在我看来,兴林的书法同他对人对物、对人生对世界的态度是一致的,那就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刘翰 立秋 尺寸:22cm×32cm
刘翰 立秋 尺寸:22cm×32cm
曾鞏 西楼 尺寸:22cm×32cm
曾鞏 西楼 尺寸:22cm×32cm
道潜 秋江 尺寸:23.5cm×30.5cm
道潜 秋江 尺寸:23.5cm×30.5cm
曾鞏 西楼 尺寸23.5×30.5cm
曾鞏 西楼 尺寸23.5×30.5cm

上一篇:《彦涵木刻选集》话旧:一本藏书引起的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评论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评论推荐更多>>

2017第二届中国美术馆

  2017年8月13日,由中国美术馆自主策划并主办的&ldq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