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涵木刻选集》话旧:一本藏书引起的怀念

字号:

   “十一”长假,耳所闻,目所睹,都是旅游胜地人山人海的消息。上了点年纪的人,不愿去凑那份热闹。呆在家中品茗理书,享受独处之乐,也是一种不错的过节方式,语曰“无事小神仙”,就是这个意思。翻翻旧存,聊过书瘾,每本书都有一段故事,往事如烟,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一本老画册《彦涵木刻选集》,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报国寺旧书摊得到的,当时引来同行好友的羡慕赞叹,这使我感到莫名高兴,好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那时候,我年纪还轻,身体尚健,节假日怎么能在家里呆得住?一辆自行车,转遍四九城,旧书店旧书摊是我的乐园。就算不买,逛逛看看也是很过瘾的。如今,买旧籍须登拍场,已无复当年淘书之乐了。

  

《彦涵木刻选集》
《彦涵木刻选集》

  此书系东北画报社版画丛书之一,民国三十八年四月东北书店初版,是著名版画家彦涵先生第一本个人画集,出版距今快七十多年了,可以称为文物级的新善本了。这本小小的画册,不仅仅版本珍贵,更引起我深深的怀念之情。翻开扉页,一段苍劲的题跋跃入眼帘,“这是很早出版的小小版画集,历经沧桑变化,今日得见,殊感欣喜,以专志之,谢谢您的收藏。幸存者彦涵一九九八年”。这是彦涵先生亲笔在我的藏书上写的。流年似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彦涵先生已经墓有宿草,睹物思人,能不令人感伤?

 

  

彦涵题跋
彦涵题跋

  彦涵先生生于1916年7月29日,江苏省东海县人(今连云港市),1935年入浙江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师从潘天寿先生,1937年抗战爆发,大道多岐,有人为艺术而艺术,他选择了奔赴延安,进入鲁迅艺术学院木刻训练班。日后他以木刻为武器,为理想、为革命事业“鼓与呼”,逐渐形成了自己朴素、粗犷、富有浪漫主义激情的艺术风格,成为“解放区木刻”最主要的代表人物之一。彦涵先生曾回忆,他在踏入艺术殿堂之初,有一位先生曾对他讲:“你不要去画风花雪月,而要画沧海桑田。”这句话影响和伴随了他一生。此后无论是在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还是在深陷政治阴霾的灰暗时期,彦涵始终保持一位坚定战士的品格与气质,为艺术奉献出了一生。他的作品始终贯穿着人民性和时代性。

 

  

彦涵先生
彦涵先生

  我收藏的这本《彦涵木刻选集》精选了他在抗日战争期间创作的一系列木刻精品,如《当敌人搜山时》《不让敌人抢走粮草》《奋勇突击》《来了亲人八路军》和木刻连环画《狼牙山五壮士》,以及反映根据地生活的《民主选举》《冬学》《移民到陕北》等。他一手持枪一手握笔,在血与火的生死考验中凝聚了的时代精神,在苦难命运中磨砺出来的刚毅与勇气,都融入他的艺术之中,使之成为中国现代版画史的经典。

 

  

《奋勇突击》
《奋勇突击》
《豆选》
《豆选》

  改革开放后,彦涵先生与时俱进,艺术观念发生了巨变,作品开始从具象走向抽象,从描画现实走向象征和比喻,整体风格呈现出多彩性和丰富性,晚年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创作,更是对新时代境遇的期盼与讴歌。这一时期彦涵的作品从多个角度剖析现实和人生,涉及题材更为广泛,体现出极大的自由意志和创造力,被称为他艺术创作的“浪漫时期”。有评论家说:“彦涵先生是一位极为少见的、具有独特人格魅力的艺术家。他那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引人入胜、多舛而又坎坷的命运催人泪下,彦涵先生是我国具有重要贡献的老一辈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在艺术界和教育界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广泛的影响,他对中国美术事业的繁荣发展倾注了毕生心血,做出了重要贡献。彦涵先生的艺术创作思路宽广、题材丰富,具有极大的包容性和拓展性,在木刻、水墨、书法、油画等方面均有涉猎并成绩斐然,尤其是在推动二十世纪中国版画艺术的发展方面,功不可没,为抗战美术史和新中国美术史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以彦涵先生这样老的革命资本、这样硬的资格,按常识说,“从龙入关”后,应该与有荣焉,没有封侯拜相,也要即发且达了吧。谁能想到迎来的却是“右派”之冠,改造思想,下放劳动,以致生活长期无着无落。二十多年的时光里,贫贱、屈辱伴随着他。此间详情不便多说,彦涵先生在题跋落款上写“幸存者”三字,一舒胸中之愤懑,是有原因的。

  1991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版画协会联合授予彦涵先生“新兴版画杰出贡献奖”,2001年他又获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家协会颁发的第一届中国美术“金彩奖”,还曾获文化部颁发的“造型艺术成就奖”等。著名美术理论家江丰曾在《彦涵版画集》的前言中写道:“如果将彦涵的作品连接在一起,将是一幅壮丽的、史诗般的画卷,他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精神的人民艺术家!”真可谓“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我结缘彦涵先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曾到复兴门外他家中拜访过,记得那是座普通的旧楼房,主人和居室一样简朴,也可以说有些寒素。这时候的彦涵先生已经被各种荣誉围绕了,以他那样高的名望,寒素两字应该和他对不上号,这让我很感意外。和彦涵先生相处,看不到惯常习见的“大家”架子和“大师”派头,他待人很直爽、不做作。在他面前,我这样无名无位的小字辈,也丝毫感觉不到局促不安,一切都很随意。古人说,绘事是余事。什么是正事呢?是为人处事的德与品,表现在日常生活中,就是接人待物的态度。去年,彦涵先生的家属,将各时期他的代表作一百幅捐献给画院,我有幸参与其中,可谓是与先生再续前缘了。

上一篇:品读敦煌重彩画家陈幼白绘画艺术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评论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评论推荐更多>>

2017第二届中国美术馆

  2017年8月13日,由中国美术馆自主策划并主办的&ldq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