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墨视频火爆 是江湖还是艺术

字号:

   

邵岩 《白云游天》
邵岩 《白云游天》

  书画圈很久没有热闹事儿了,最近有了。网上有段视频非常火爆:一位白胡子大汉,手持数枚灌满墨汁的注射器,以魔幻的舞步,边走边将墨汁射向由数名礼仪小姐拎着的长幅宣纸。

 

  原来这位书法家自创了用注射器来写草书。一时间网上“板砖”纷飞。还有一些网友模拟其魔幻舞步,拿着水枪之类,让七大姑八大姨拎着纸张,一通乱射,拍了视频上传,好不热闹!

  我过去不知道这位叫邵岩的书法家,现在知道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段视频中的表演,觉得比较村俗,用上海人的说法就是比较“巴”。那些模仿他的小胖墩、小屁孩的视频则让我笑得不亦乐乎,对网友的幽默感佩服之至。

  但是,我还是习惯性地搜索了一下这位射墨者的资料,发现他的作品尚未可轻易否定。

  在雅昌艺术网艺术家官网上,我看了好几幅邵岩的射墨作品,觉得构图比较讲究,浓淡疏密变化有致,整体有旋律感和力量感,体现出一种奇崛的气息……这和我常见的江湖书法家涂鸦还是有天壤之别。看得出他是认真的,有想法的。

  我又看了他早期写的楷书、行书作品,传统功底还是不错的。那么他后来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不能轻易定性他为炒作和胡闹。

  用注射器来写书法可不可以?我想,唐代的张旭可以拽着自己的长发蘸墨狂书,高其佩、潘天寿可以用手指画画,海派名画家谢之光随手拿起废纸团、抹布也能作画,石虎曾拿扫帚作画……邵岩拿注射器来当作创作工具又怎么不可以了呢?

  但为什么我也会像很多网友一样不太喜欢他那段视频呢?我觉得还是他的动作和穿着打扮缺乏美感,再加上礼仪小姐拎纸的环境氛围,形成了比较“江湖”的作派。

  随着人类文明形态的巨大改变,艺术进入了当代,也面临着巨大挑战。艺术家寻求新的突破成为主要趋势。无论是尝试新的创作材料、工具、媒体,还是将一些传统的艺术形式(譬如书法)衍生到新的艺术领域,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些原本进行传统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在转轨过程中显得比较粗糙、滑稽,就容易造成笑话。譬如邵岩的射墨,类似于行为艺术了,但是他本人在行为表演上尚嫌陋俗。

  不过,创作过程的“难看”也不能成为否定最终作品的理由。日本当代书法大家井上有一在创作时又吼又叫,我也不忍看不忍听,但我还是喜欢他的书法。只是井上的“难看”跟邵岩不同,井上是一种很质朴的,无修饰的,发自内心深处的痛苦呻吟,这与他历经的人生劫难有关。而邵岩的表演,则比较“江湖气”,这是不是也与他的经历有关呢?这种江湖气,我在看他的简历中也微微嗅到。

  正当我写这篇文章时,看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一则声明,称邵岩简历中有“清华大学当代艺术专业特聘专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外聘教授”字样,而清华大学没有当代艺术专业,邵岩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无任何关系。

  这也正好让我们看到,艺术圈不是真空,也有江湖的多面性。人无完人,艺术家的一生,不仅应是不断探索艺术的一生,也该是自身不断完善的一生。而对艺术作品的评判,则要拨开江湖的缭乱喧嚣,看到它的本质。

上一篇:父亲魏紫熙先生作品“黄洋界”再次展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评论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评论推荐更多>>

2017第二届中国美术馆

  2017年8月13日,由中国美术馆自主策划并主办的&ldq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