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了我的克林姆特 让你归还还有错

字号:

     2015年,一幅克林姆特的《格特鲁?勒夫肖像》在苏富比伦敦拍卖中以1800万英镑成交。如此高的成交价,作为卖家本应该是可喜之事;但由于该件艺术品纳粹的身份,此次的上拍都是一件无可奈何之事。

克林姆画作《格特鲁?勒夫肖像》
克林姆画作《格特鲁?勒夫肖像》

  1938年,德军占领奥地利;该画的愿收藏者,犹太血人格尔塔?费舒瓦尼的住宅被德军征纳为纳机关用地,而其家中珍贵的大量艺术品也被低价出售四散各处,《格特鲁?勒夫肖像》便是其中一幅;此后的几十年中,一直下落不明。 2013年,格尔塔?费舒瓦尼的孙女安洁亚在一次展览中发现该画,随后向画如今的持有者克林姆基金会提出诉讼,要求归还《格特鲁?勒夫肖像》。审理该案的专家小组裁决,这幅画确实遭到纳粹掠夺,但法律没有规定遭纳粹抢走画作物归原主。最终,克林姆基金会与费舒瓦尼家族协议将该画进行上拍分成,从而才促进了此次拍卖。

同是纳粹艺术品,克林姆特《阿黛拉》 1.35亿美元
同是纳粹艺术品,克林姆特《阿黛拉》 1.35亿美元

  什么是纳粹艺术品?

  自1933-1945年,希特勒对欧洲艺术收藏进行了系统掠夺。其用意是在其故乡-奥地利的林茨,用这些从被占领国家掠夺来的国家级艺术珍宝建立一座“元首博物馆”。希特勒之所以抢夺这些名画,除此之外,有传言言,因被维也纳艺术学院拒绝,希特勒对现代艺术家产生了刻骨仇恨,并将他们的作品诋毁为“堕落的艺术”。而仅在1933-1945年中,纳粹便掠夺的60万件艺术品中,而其中至少还有10万件至今了无踪影。

纳粹收刮艺术品
纳粹收刮艺术品

  Francesco Guardi的《大运河和Bembo宫殿》于1942年与Jaffé的收藏一起被售出。这些作品是为Linz的“元首博物馆”预订的。战后,同盟国将它带回到法国,后来在图卢兹的Augustin博物馆发现踪迹,并送还给Jaffé的继承人。如今它收藏在洛杉矶的Getty博物馆中

  而作为纳粹艺术品中转站的瑞士,常年以来有关纳粹艺术品的曝光与争议也是连续不断。但也有专家认为,瑞士既是问题之一,也是问题的解决方式之一。要彻底解决纳粹艺术品,最终还是要着落于瑞士,因为对于那些曾经拥有这些珍惜艺术品的家庭来说,他们的遗属追讨艺术品的时间在逐渐流逝。很多家庭因为难以承受在法律上证明其所有权的繁琐程序,而被迫放弃了本该可以继承的遗物。在加上来自博物馆越来越强大的阻力。什么所有权证明不完整、时间已过去太久、伟大的艺术品应该对公众开放,等等。而瑞士对当时部分的艺术品销售有着详细记录,要想查清这些艺术品的归属权,就要到瑞士;这对于遗属者们追讨艺术品来说记录越详细,追回的几率就越大。

席勒作品(1912)。1998年在美国被确认为被掠夺画作,在历经12年诉讼后,得到原拥有者继承人同意,于2010年回到维也纳Leopold博物馆 
 席勒作品(1912)。1998年在美国被确认为被掠夺画作,在历经12年诉讼后,得到原拥有者继承人同意,于2010年回到维也纳Leopold博物馆
获纳粹授权的犹太画商柯特-瓦伦丁
获纳粹授权的犹太画商柯特-瓦伦丁

  但也并非所有的追回,都能如《格特鲁?勒夫肖像》那样如愿以偿

  据德国杂志《Focus》报道,2011年,德国海关在缉查中从一80岁慕尼黑老人家中搜得1400件被报失踪的艺术品。这批艺术品中包括毕加索、保罗·克利和马蒂斯等的画作。这批画的价值在12亿瑞郎以上。其中一幅查得的马蒂斯的画作,应属于犹太人Paul Rosenberg的艺术收藏。他是法国女记者Anne Sinclair的外祖父。其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将被纳粹夺走的画作收回。

科尔内留斯·古利特
科尔内留斯·古利特
亨利·马蒂斯作品《坐着的女人》
亨利·马蒂斯作品《坐着的女人》

  科尔内留斯·古利特经常乘火车往返于德国、瑞士之间(自伯尔尼到慕尼黑),2010年9月,他奇怪的举止引起海关注意,并发现他随身携带着9000欧元现金。他声称这是与伯尔尼Kornfeld画廊的交易所得。但瑞士Kornfeld画廊否认·古利特曾于2010年9月拜访过伯尔尼拍卖所。该画廊并于11月4日发表声明:“Kornfeld画廊最后一次与·古利特的业务、私人往来发生在1990年”。随后警方对其住所进行搜查, 发现了这一巨大的艺术宝藏。

伯尔尼艺术博物馆已接受有争议的古利特艺术收藏
伯尔尼艺术博物馆已接受有争议的古利特艺术收藏

  据这位老人自我介绍,他名叫科尔内留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父亲是着名的艺术史学家、收藏家希德布兰·古力特(Hildebrand Gurlitt),其于30-40年代购入这批画。这批画应该是纳粹从犹太人手中偷得,并将其作为“腐朽艺术”充公。

  但据业内人事分析,尽管希德布兰·古力特在业务上与纳粹联系紧密,但他在战后并未获得司法机关的调查,因为其母有犹太血统。德国当局之所以长时间对此保持缄默,据推测是因为1938年纳粹施行的一项法律,该法授予了拥有被没收“腐朽艺术品”的合法性。该杂志还声称,科尔内留斯·古利特多年来一直靠出售画作为生。

德国印象派画家马克斯·利伯曼的《海边的骑马者》被归还给工业家、艺术收藏家 David Friedmann 的侄子 
 德国印象派画家马克斯·利伯曼的《海边的骑马者》被归还给工业家、艺术收藏家 David Friedmann 的侄子

  2014年5月,81岁高龄的科尔内留斯·古利特在慕尼黑施瓦本的家中去世,而集中在他身上那些富有争议的艺术藏品也画上了一个句点。根据老人临终遗言他所留下的艺术藏品由瑞士最重要、历史最悠久的伯尔尼美术馆收藏,并于11月以展览的形式在德国和瑞士公开展出。而美术馆以“古利特档案:堕落艺术”为主题,以二战期间纳粹从德国各大博物馆掠夺、后经古利特家族收藏的艺术品为主线,去聚焦那些出处仍然不明朗的作品,以及被迫害的犹太家族历史、纳粹的罪行和那段史无前例的艺术盗掠的历史。

伯尔尼美术馆于2014年11月宣布将接受这批藏品
伯尔尼美术馆于2014年11月宣布将接受这批藏品
伯尔尼美术馆所藏毕加索《昏昏欲睡的饮酒女》
伯尔尼美术馆所藏毕加索《昏昏欲睡的饮酒女》

  对于纳粹艺术品是否应该归还,既然有赞同的,也肯定有反对的一方

  前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负责人诺曼·罗森塔尔爵士曾在一次公开场合发表声明,反对把纳粹掠夺艺术品归还给其原主后人。这一观点使得一时舆论哗然,犹太社团更是提出抗议。 诺曼认为,现在,正是一个可以中止物归原主,并允许博物馆保留被掠夺艺术品的时机。他建议,那些原本热爱这些艺术珍品的私人所有者早已撒手人寰多时,这些艺术财富在一个公共收藏机构中存在、展出、保存,比归还给那些后裔的方法更完美。

纳粹艺术品 席勒,遮脸的女子,1912
纳粹艺术品 席勒,遮脸的女子,1912

  诺曼还称,1998年的由44个国家联盟承诺的《华盛顿宣言》内容是,寻找被纳粹掠夺的艺术品,归还到他们原属主人手中,再行展出。“这个研究和归还的过程持续了10年,但一直遭到不断议论,实施的结果值得考虑。常常,有些艺术品现在的主人和当年的主人关系隔代,甚至关系更远。”他说,“我相信,历史就是历史,你不可能让时钟倒转,让很多原本并不美好的事情因为艺术而忽然变得美好起来。历史是有记录的,因为价值连城,艺术品确实遭到了掠夺,这个事实无法抹去,这些艺术品被任意地分布在世界的每个角落。”

纳粹艺术品 毕沙罗《牧羊女圈羊》
纳粹艺术品 毕沙罗《牧羊女圈羊》

  对于纳粹艺术品的追回,国际社会其实也一直着力其中,但效果未见

  1998年,美国牵头,共有44个国家签署了针对确认、归还纳粹掠夺艺术品的协议声明。但这类没有约束力的声明,没有产生很大效果。尽管德国、奥地利、荷兰、法国和英国表达了良好的意愿,但15年后,依然有幸存者提议发起艺术品出处的调查。而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波兰和俄罗斯仍然没有归还被盗艺术品,虽然他们也签署了该声明。2009年又有2个国家签署了声明,但更多的是承认技术和道德上的索赔要求。不过这些并未给该问题带来任何突破。而且,据犹太人大屠杀艺术品归还项目的协助创始人Ori Soltes讲,到目前为止关于归还的争论还只局限于注名的艺术品。

纳粹艺术品 毕加索,演员,1904
纳粹艺术品 毕加索,演员,1904

  如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血雨腥风渐渐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但战争期间被掠夺的艺术品却在拍卖行中屡屡现身,这些艺术品的归属问题却是一笔各有说法的糊涂账,2016年12月9日,美国国会投票通过了《大屠杀期间被没收艺术品归还法案》这为二战受害者的继承人重拾了索回自家被盗艺术品的信心,也为其它国家的追回之路增添了一份参考与目标。

上一篇:墨韵河山展现伍霖生艺术人生:与傅抱石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评论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