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遠当代艺术中心举办最新群展“松江画家”

字号:

   

 

  开幕:2018.6.9,4: 00PM

  开放时间:周二至周日 10:00-17:00

  策展人:戴卓群

  艺术家:余友涵、丁乙、张恩利、陈彧君、石至莹、李青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三遠当代艺术中心(N3 Contemporary Art)于6月9日举办最新群展“松江画家”,本次展览由策展人戴卓群担纲策划,汇集余友涵、丁乙、张恩利、陈彧君、石至莹、李青六位艺术家的作品共同呈献。

 

  策展人戴卓群在六月间先后于深圳谷仓当代艺术空间和北京三远当代艺术中心一南一北两地接连推出“柳浪闻莺”与“松江画家”两个聚焦地域性考察的展览,分别掠影长期生活并工作在杭州和上海这两个特定地域艺术家群体的风貌。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近年来,以上海和杭州为轴心的长三角城市,展现出在艺术创作活力上愈发鲜明的迹象,从艺术家群体的聚集到艺术观念的更新,都体现出别开生面的崭新变化。值得我们重申的是,历史上,自南宋建都临安以降,直至清末民国,在长达八百多年的周期里,中国艺术创造力的中心和策源地始终在杭州、苏州、金陵、扬州、上海等江南城市间流转。

 

  稍加分析不难理解,历史上艺术中心地位的转移,除了王朝建都的政治影响之外,更核心的因素是城市文化和商业经济的发达程度。从南宋的经济中心临安、元明时代的苏杭,以至明清以降南京、上海开埠。艺术浪潮中心的流转也紧随经济中心的迁移变化,譬如刘李马夏一变,吴兴八俊、元四家一变,浙派一变,吴门一变,松江、华亭、云间一变,旁及徽州、金陵、扬州等诸多余绪,晚近清末民国,从海派到西洋现代主义的引入,更在江南富庶地域。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现场照片

  回到当下,中国当代艺术在肇始至今约四十年间,基本可以说是以北京为无可比匹的中心与策源地。不得不说,这一局面得益于一九四九年后新政权特殊的集权体制所赐,北京在政治统辖一切的体制下,做为绝对的中央,凌驾于所有地域性城市,同时也颠覆性地改变了数百年来所形成的经济与文化格局。自此,以上海、杭州等城市为代表的江南地区丧失了其历代以来的中心地位。

 

  然而,随着中国逐步融入全球化浪潮,既有的政治经济格局已经悄然冰释,毛时代以来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也已经在急剧向重商主义转向,毋庸置疑的是,比较于中国北方的相对落后与迟滞不前,以沪杭为轴心的江南经济和商业文化的勃兴与繁荣,正在重新将历史拨乱反正,上海和杭州,也将在这一新周期里,重新找回艺术创造力中心的地位。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8月12日。

  展览作品

  

陈彧君,《木兰溪NO.180422》,手工纸、水墨、丙烯,110×200cm,2018
陈彧君,《木兰溪NO.180422》,手工纸、水墨、丙烯,110×200cm,2018
陈彧君,《仪式NO.140108》,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108》,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316》,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316》,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410》,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410》,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906》,水墨、宣纸,60×45cm,2014
陈彧君,《仪式NO.140906》,水墨、宣纸,60×45cm,2014
丁乙,《十示 2015-14》,椴木板上丙烯雕刻、彩色铅笔,240×240×6cm,2015
丁乙,《十示 2015-14》,椴木板上丙烯雕刻、彩色铅笔,240×240×6cm,2015
丁乙,《十示 2016-1》,椴木板上丙烯雕刻,240×240×6cm,2016
丁乙,《十示 2016-1》,椴木板上丙烯雕刻,240×240×6cm,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1》,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1》,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1》,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_副本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1》,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_副本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2》,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2》,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3》,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3》,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4》,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李青,《互毁而同一的像·爱201604》,照片90×90cm×2+油画90×90cm×2,2016
石至莹,《玻璃球6-8》,布面油画,30×40cm×3,2017
石至莹,《玻璃球6-8》,布面油画,30×40cm×3,2017
石至莹,《石头17-6》,布面油画,240×180cm,2017
石至莹,《石头17-6》,布面油画,240×180cm,2017
石至莹,《无题 No.1》,布面油画,30×40cm,2017
石至莹,《无题 No.1》,布面油画,30×40cm,2017
石至莹,《无题No.2》,布面油画,30×40cm,2017
石至莹,《无题No.2》,布面油画,30×40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1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1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102》,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102》,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2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712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7
余友涵,《手稿201804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余友涵,《手稿20180401》,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余友涵,《手稿20180402》,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余友涵,《手稿20180402》,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余友涵,《手稿20180403》,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余友涵,《手稿20180403》,纸本水彩笔+彩铅,37.8cm×27cm,2018
张恩利,《东西》,布面油画,250×300cm,2016
张恩利,《东西》,布面油画,250×300cm,2016
张恩利,《老沙发》,布面油画,220×180cm,2017
张恩利,《老沙发》,布面油画,220×180cm,2017

上一篇:十字坡:魏东作品展将亮相非凡仕艺术空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相关评论

    无相关信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评论推荐更多>>

2017第二届中国美术馆

  2017年8月13日,由中国美术馆自主策划并主办的&ldq ...[详细]